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寨主的巨炮
寨主的巨炮

寨主的巨炮

清风寨的地牢中。慕容艳还在痛苦与快乐之中的享受着淫虐的盛宴。

  她此刻全身赤裸,双手仍被铐在门字型的刑架横梁两边,一张美貌清丽的俏脸上被射得满脸都是黄白的精液,后背,玉臀与大腿上都布满了粗红的鞭痕。她正费力的翘着鞭痕累累的玉臀,一个寨丁正抱着她的屁股,粗大的阳具正在玉臀之间不停的抽插着蜜穴。

  「……呜呜……啊……嗯……嗯……啊……啊……轻一些……嗯……啊!……」慕容艳的眼神迷离,雪白的肌肤上满是高潮过后留下的片片潮红,檀口微张,不断的发出不知是舒爽还是呜咽的呻吟声。她的蜜穴湿滑不堪,阴道里已经装满了不知被内射过多少次的精液,在那寨丁粗大的肉棒不停的来回抽插之下,不停的发出「扑嗤扑嗤」的淫秽响声。

  那寨丁一脸淫迷之色,仿佛还嫌肉棒插得不够深似的,双手伸到慕容艳的胯下,将阴户托起,一双玉腿分开,肉棒用力往里顶去。慕容艳感觉到阴道里的肉棒顶在了子宫口上,那寨丁一面捻住慕容艳那硬硬翘起的阴核不断搓动,一面不停的加快肉棒抽插的速度,在抽插几十下之后,大吼一声,狠狠的捏着慕容艳的阴核。

  「不要!……啊!……」慕容艳疼得发出一声尖声惨叫,身后那寨丁却全然不顾,肉棒顶着慕容艳的子宫口,舒爽不已酣畅淋漓的尽情射出阳精。

  那寨丁良久射完精液,方才恋恋不舍的将湿淋淋的阳具从蜜穴拔出来。在慕容艳那沾满精液,糟乱不堪的一丛乌黑阴毛的胯下,精液正一滴一滴的从胯下滴到地上,地上已经积了一小滩亮亮的精液,也不知道慕容艳那曾经的处女小穴已经被人射了多少次精液在里面。

  慕容艳双手被锁吊着,软软的垂下螓首。从被擒到现在,已经快两个多时辰了,自己也已经不记得被这些山贼拷打奸污过了多少次,她抬起头来,看到在前面坐在椅子上正一边喝酒,一边嘿嘿淫笑看着自己被奸淫的黑霸天,他那破了自己处子之身的胯下的巨炮已经射了三次阳精,却依然还是那么粗大笔挺,鸡蛋大的紫红龟头仍旧是闪着狰狞的亮光。

  (……玉郎,你在哪里?……你不来救绫儿了吗?……还是你也出事了?……绫儿好担心你啊……)(难道……绫儿再也没办法逃出去了吗?……就要这样一直被他们淫辱……)慕容艳正在开始有些感觉绝望之时,突然内心又产生了一种激动而又期待的颤动,伴随着这熟悉的感觉,下体的阴户又感觉出一种对男子阳具的空虚和渴望。

  但与此同时,慕容艳更为讶异惊喜的是,自己原来的真气那一直被不断抽丝般流失的感觉,竟然已经渐渐停止,真气的能量在自己气海处又在一点一点的汇聚了起来。原来与冰冰一战时中的化功散之毒,看来已经渐渐开始自行消除了。

  虽然此时还是全身乏力,但估计用不了多久便能脱困。

  正在慕容艳心中惊喜交集,重新点燃希望之时,黑霸天已经走到垂着螓首,貌似已经昏晕过去的慕容艳面前,心中充满了满足与快感的黑霸天,得意的着看着这个已经被自己夺去处女之身,又被拷打奸淫许多次的女囚。每次他奸淫拷打女子时,看着受刑的女子那婉转哀啼,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惨状,心中都无比的快意,这次这个大小姐亲自命令要狠狠拷问的「魔教妖女」,竟又长得和自己心里一直意淫的大小姐一模一样,光是看着都让自己心中的凌虐欲望燃烧不已了。

  黑霸天眼中慢慢扫过地牢里的刑床,烙铁,夹棍,摞指,木马,还有那些锋利的小刀等等刑具,心里竟暗暗决定,先将这个「大小姐」玩腻之后,再用酷刑一点点施虐折磨。想到这里,竟又觉得自己的胯下巨棒硬得生疼。低头看着慕容艳胸前一对椒乳上嫣红的乳头,心中欲火又升,嘿嘿淫笑着将巨棒放在慕容艳的乳房中间,缓缓抽插起来。

  慕容艳此刻正缓缓让自己体内那一点点渐渐回复的真气,缓缓从气海中流回身上四肢,那里知道黑霸天竟又有了那么多的淫虐自己的念头。突然感觉到自己胸前的一对乳房被黑霸天用力握住挤压,疼得她吃疼哀叫了起来。黑霸天此刻正站在慕容艳的面前,粗大的黑色巨炮正硬硬高高的挺立,在慕容艳一对也沾满了精液的坚挺椒乳之间来回的抽插着。黑霸天还狠狠的瞪着双眼,一双黑黑的大掌用力往中间挤压慕容艳的一对奶子,无奈慕容艳的乳房本就只堪盈盈一握,黑霸天双手用力往中间挤动,仍然夹不住自己的那根粗长黑巨炮,只是抽插得几下便又滑开。

  慕容艳的双乳被黑霸天挤得疼痛不堪,又被黑霸天这样粗暴的乳交,片刻之后,不禁娇呼哀求道:「寨主……绫儿的奶子……被寨主你挤得好疼……求寨主怜惜……让绫儿歇息片刻吧……」慕容艳的椒乳几次都夹不住黑霸天的肉棒,黑霸天心下正在烦躁,听得慕容艳这样软声哀求,心中大怒,抓起慕容艳的秀发,扬手便是一记耳光,骂道:「你这骚货,脸蛋虽然漂亮,奶子却长不大,没把老子侍候舒服了却要歇息?以为这里是洞房,你还是新娘子么?老子等下便把你的骚奶子穿了奶头吊起来抽打,看你还叫唤不叫唤?」慕容艳听到心中一颤,担心自己眼看真气就要复原,却要受这样的酷刑,只得软声哀求道:「求寨主怜惜……是绫儿的不是……寨主要是生气……让绫儿服侍寨主的巨炮可好……求寨主免了刑罚吧……」说罢只好螓首低垂,努力的用香舌去舔舐黑霸天那来回蹭动的紫红色大龟头。

  黑霸天嘿嘿说道:「你这骚货倒会讨好大爷,不过大小姐交待过,命本寨主好好拷打你这妖女,让你把魔教的那些阴谋诡计都招了出来。你想免了这些刑罚之苦,恐怕是痴心妄想了!」他低头看着努力为自己舔舐巨棒的慕容艳,又嘿嘿笑道:「看在你这骚货还懂得尽力讨好老子的份上,便先再奸你一次,等老子出精舒爽了然后用刑。来啊,先把这骚货绑到那边刑床上去!」

  「是!」几个寨丁答应一声,上去把吊着慕容艳的铁铐解开放下,把还是软软无力的慕容艳拖到了一旁的木制刑床上。刑床是一块倾斜的木板,寨丁将慕容艳仰躺在木板上,胳膊大字型展开用麻绳绑了,两腿也分开绑在刑床的两边。慕容艳真气尚未恢复,全身仍是无力,只得让这些寨丁们在自己身上拉扯捆绑。心中不知还要受怎样的酷刑,紧张害怕不已,又回想到自己高贵的身子竟如同一个下贱的女囚一般要任这些山贼淫虐,又是心头一酸,不由得珠泪盈盈。

  不多时,慕容艳已经被大字型的绑在刑床之上,双腿被大大分开绑在两边,胯下被一块突出的木板垫高抬起,最神秘的蜜穴与肛眼都被以异常淫秽的姿势,毫无遮掩的暴露在黑霸天等一干山贼的眼前。黑霸天嘿嘿淫笑着,一面用手不住的套动着自己那黑黝黝的粗长胯下巨炮,一面用手指随意的翻弄着慕容艳那已经被插弄得有些合不拢的红肿阴唇,还用手指搓弄着在那已经刺激突起的肿胀阴核。

  黑霸天用手指插入慕容艳的阴道,扣弄着里面的精液,仍觉得慕容艳那初经人事的少女阴道还是紧密无比。慕容艳此时心中虽是着急紧张,但敏感的身子被他这样淫弄,蜜穴中仍是传来阵阵快感。渐渐竟觉得蜜穴里的空虚之感越来越强烈,不禁檀口之中嘤咛传来呻吟喘息之声。正在渐渐感到快意之时,突然身下的肛眼感觉一疼,原来黑霸天将手指插入了慕容艳的肛眼之中,不停揉弄。

  黑霸天将慕容艳阴道里的精液扣弄出来,又用手指推进她肛眼之中,淫笑道:「你这妖女,贱穴刚被开苞可就装了这么多的阳精,今天可美死你这小骚货啦!等一下老子再帮你这后面的小眼儿开苞,让你也尝被老子这巨炮爆屁眼的滋味!哈哈哈!」说罢,将胯下巨根的龟头顶在慕容艳的蜜穴口处,腰一发力,缓缓的将黝黑的阳具顶进了阴道里,几乎整根没入。

  「啊……」慕容艳发出一声不知是舒适满足还是难受的长长呻吟,黑霸天握住慕容艳的纤腰,阳具开始不停的抽插了起来。粗长的黑巨炮在慕容艳的窄小蜜穴中抽动,阴唇被完全的撑开仿佛要爆裂开一般。每一次黝黑的肉棒抽出,都几乎翻带出慕容艳那娇嫩蜜穴的粉红嫩肉出来,每一次肉棒的推进,又都结结实实的撞击在慕容艳的子宫口上。

  「啊……嗯……啊……寨主……你的巨炮太大了……天啊……插得绫儿的小穴好涨……绫儿的小穴……要坏掉了……啊……慢些……嗯……啊……」慕容艳满面潮红,银牙紧咬,尽力抵抗着下身传来的如潮水般的快感,生怕再次高潮之后传来的脱力感会让自己真气散乱,要是使得自己再无法脱困,恐怕就要有受刑之虞了。

  「呼……呼……他妈的……你这骚货……骚穴被弟兄们插了这么多次还这么紧窄……让老子的巨炮……舒爽得紧……啊……妈的……」黑霸天的黝黑巨棒凶猛的不停抽插着慕容艳的蜜穴,一脸舒爽的神色,大嘴不停的吸气,貌似从阳具传来的快感也相当强烈。

  「啊……嗯……小穴好热……好舒爽啊……寨主你的巨炮真是神物……绫儿……绫儿要被寨主奸死了………啊……」慕容艳红晕满面,白皙的裸体上如朵朵桃花盛开一般也泛起片片潮红,是又一次快要高潮的前兆,还兀自苦苦支撑着。

  「哼哼……你这妖女……等下老子出了阳精便要好好整治你这骚货……老子先用钩子穿了你的奶头吊起来……再慢慢操你这骚货的屁眼……嘿嘿……」黑霸天看着慕容艳一对雪白的椒乳被自己操弄得乱颤,竟淫虐之心大起,用手指狠狠捏住一对椒乳的嫣红奶头用力拉扯,疼得慕容艳竟高声哀叫起来。

  「啊!……寨主轻一些……绫儿的乳头好疼……求寨主怜惜些……啊!……」疼痛冲淡了下身传来的快感,让濒临高潮的慕容艳一下平歇不少,虽然胸前乳头疼痛不已,但此时体内的真气已经渐渐回复了六成。

  黑霸天那里知道眼前这受尽自己淫虐的女囚此时心中的变化,巨棒还在不知死活的拼命抽插。又是抽插几百下之后,黑霸天加快抽送速度,手上用力拉扯慕容艳胸前的两点嫣红,慕容艳疼得仿佛是乳头要被撕下一般,下身却不断传来强烈的快感,若不是胸前的疼痛,恐怕早已经又一次高潮泄身了。终于在几十次的狂抽猛送之后,黑霸天虎吼一声,黝黑的巨棒用力的紧紧顶住蜜穴的子宫口射出了精液,强烈的射精快感让手上同时狠狠的捏着乳头死力拉扯。

  「啊!!」娇嫩的乳头被黑霸天像要生生撕下来一般,疼得慕容艳眼前一黑,大声惨叫。下意识的手上真气发动,「啪!啪!」两声将绑在手上的麻绳震断,一掌击出,便将近在咫尺,阳具还插在自己蜜穴射着精液的黑霸天打得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到墙边的一具木马刑具上,将木马撞的哗啦啦粉碎,黑霸天眼睛一翻,晕了过去,胯下笔挺的阳具却还在流着黄白的精液。

  慕容艳轻吁了一口气,「啪啪」两声又震断了脚腕上的绳索,跳下刑床,疼惜的看着自己被扯得通红的乳头。

  周围的几个寨丁眼看寨主被打飞,早已经一个个傻了眼,有一个机灵的立刻噗通跪了下去:

  「仙子饶命啊!……」不停磕头如捣蒜般。旁边的几个也都立刻都噗通,噗通跪了下去:「仙子饶命!饶命……」

  「仙子法力高强,无人能比,小的们瞎了狗眼冒犯仙子,求仙子饶命啊……」「仙子大慈大悲,都是这天杀的黑霸天,逼迫我们做尽坏事……仙子大人大量,放小的一条生路吧……」「仙子饶了我们吧……呜呜……」这帮刚才还一脸淫虐快意的寨丁们,此刻一个个跪在地上,向慕容艳咚咚咚咚的用力磕头。慕容艳此时只觉得身心俱疲,刚刚被淫虐拷打过的身子此刻真气还没完全回复,此刻实在提不起心情杀了这些寨丁喽啰。冷冷的说道:「你们都给我闭嘴,先去把我的衣服和短剑拿来,听明白了吗?」「是是!遵命!请仙子先稍待片刻,小的这就去!」一个寨丁机灵的立刻钻出地牢门口,飞也似的跑了上去,其他的几个还跪在地上的寨丁不敢起来,只敢侧眼瞄着望着跑出去寨丁的身影,一脸愤愤嫉妒之色。

  慕容艳走到晕过去的黑霸天面前,眼中露出愤恨之色,手掌举起微微颤抖,望着黑霸天黝黑光亮的脑门便要击下。她此刻心中起伏不定,手掌几次举起却又放下,终于一掌击出,却是将旁边的一张桌子「嘭」的一声击得粉碎。

  把旁边几个还跪在地上的寨丁吓得匍匐在地上微微发抖,心想这下寨主定是被打成脑袋开花,自己也要性命不保了。

  良久抬头瞄去,黑霸天还是好端端的晕在那里,慕容艳却是捂着樱口哽咽失声,珠泪满面。

  不多时,前面出去的寨丁已经将慕容艳在大堂被剥掉的紫衣和短剑都拿到了地牢里,其他喽啰还殷勤的打来两桶热水,让慕容艳稍稍擦洗身子,此时这些喽啰们一个个对慕容艳都如敬神明一般,不敢再有丝毫亵渎。待慕容艳擦洗干净,穿好衣裙,这些寨丁们立刻个个又都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良久没有动静,才敢稍稍抬头,环顾四周,地牢里除了仍继续幸福的昏迷过去的黑寨主,已经没有了慕容艳的身影。

  「……萧郎,……萧郎?……」萧玉缓缓睁开眼睛,温软的床榻,摇弋不定的烛光,空气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女子幽香,床边一个红衣女子正在一脸关切的呼唤着自己。

  「……师姐!」萧玉突然觉得自己胸前巨痛,全身没有一点真气可以运行,连稍稍动一下都无法做到,只得轻轻的唤道。

  「太好了……萧郎……你被那婪姬生生的震断了肋骨和胸前经脉,姐姐为你不停的输送真气,你都醒不过来……姐姐几乎就要怕你已经……」冰冰那带着倦意和担忧的美貌面容上显出欣喜的神色,眼角却不禁一颗珠泪滑下。

  「我没事……师姐……」萧玉看着冰冰那为自己担忧而又欣喜的神色,心中感激不已,心中突然想起一件及其重要的事情,猛的要从床上弹起,却又倒回床上无法动弹。「……绫儿……她在哪里?……师姐,你把绫儿怎么了?……」冰冰仿佛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绫儿就对你那么重要吗?她能给你的,姐姐一样能给你,她不能给你的,姐姐也能给你……为何你就不能放下她呢?……」萧玉用手捂着胸口,费力的说道:「师姐……萧玉已经应允绫儿,今生与她不能做夫妻,也要在她身边为她守护一辈子,师姐对萧玉之情,萧玉心中明白……这份情谊,萧玉只能来生再报,望师姐见谅!……」冰冰猛然站起,走道窗边望向天穹的一轮明月,良久才冷冷的道:「这个小丫头,在你心中就这么好?我若是告诉你,我已经将她一剑杀了,你伤好了以后,是不是也会将我杀了,为她报仇?」萧玉痛苦的说道:「我的性命两次都是师姐相救,我怎能和师姐动手?师姐要是真的杀了绫儿,我只求师姐看在萧郎面上,也一剑将我杀了,萧郎感激师姐不尽!」冰冰听言,回过头来静静凝视着萧玉,萧玉与她双目相交,良久之后,冰冰才缓缓道:「你放心!我没有杀了她……可是恐怕此刻,她也危在旦夕……除非那人能及时赶到,不然……」她轻轻叹了口气,对萧玉道:「是生是死,看你和她的运气吧!」

慕容艳离开了清风寨,四周起伏的山峰隐在黑夜之中,只能借着隐约的月光,费力辨认寻找着回到后山小院的山路。慕容艳茫然走了片刻,黑暗之中竟然已迷失了方向,只隐约听见阵阵水流的声音。慕容艳疾行几步,穿出树丛,前面竟是一条山间的小溪。

  慕容艳走到溪边,俯下身来鞠起一捧溪水,溪水在手心凉爽清澈。慕容艳喝了水,又洗了洗脸,这才环顾四周。

  山谷中一轮明月,树影幽幽,却不知自己在那里,那后山小院的路径又在那里?萧玉是否还在小院等自己?慕容艳心下百感交集,凄苦惶乱,鼻子一酸几乎就要哭出声来。

  忽然之间,几个黑影从树林中掠出,瞬息之间,已经掠到了慕容艳面前。白光一闪,竟向慕容艳袭来,「仓啷」一声,瞬间慕容艳已经拔出短剑在手,「铛」的一声金铁交加之音,已经把这致命的一击弹开,紫色的身影一闪,已经飞到一边。娇声喝道:「你们是谁?」那几个黑影竟全然不答话,刀光一闪,又向慕容艳飞身砍来。慕容艳再次闪开,剑光闪动,回手一剑刺在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大腿之上。这人竟毫无反应,回身又是一刀,吓得慕容艳连忙往后闪开。那人大腿被刺,虽然行动迟缓,但仍是一声不吭,拖着伤腿又向慕容艳挥刀砍来。

  这几个怪人这样的打法,竟如同那鬼怪僵尸一般,慕容艳心下又惊又怕,但也看出这几个人并非鬼怪,只不过是不畏伤痛,奋勇向前,倒是像极刺客死士,慕容艳心下稍定。那几个黑衣人虽然英勇,但速度与武功却非慕容艳的对手,片刻间,慕容艳剑光连闪,那几个黑衣人纷纷咽喉胸前中剑,终于全部倒在地上与溪水间。

  慕容艳稍稍平息心中激烈狂跳的心情,却突然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树林间突然变得人影憧憧,片刻间,又走出了无数持刀的黑衣人影,将慕容艳围在小溪边。

  「呵呵呵……」一阵冰冷如同鬼魅般的笑声响起,一个银发白衣宫装女子从树林中出现,慕容艳只觉眼前一花,白衣人影已经闪现在了自己面前。在清冷的月光之下,山风吹来,白衣宫装女子银发飞舞,恍如鬼魅一般,散发着妖异的气息。

  慕容艳用短剑指着银发宫装女子,冷冷的说道:「魔教的妖女,何必这样装神弄鬼,不如和本宫痛痛快快的一战!」婪姬看着慕容艳,语音冰冷的说道:「不愧是慕容家的大小姐,一个人竟然能打败了我的五个傀儡死士,可是不知道,你还能打败多少个呢?」「哼,本宫先取你这妖女的性命!」眼前敌众我寡,慕容艳心中已经拿定主意,眼前的银发女子明显便是这群傀儡人的首领,擒贼先擒王,慕容艳娇喝一声,如流星一般短剑刺向婪姬的咽喉。

  婪姬哼了一声,左手一格,「叮」的一声金铁交加之音,婪姬手上戴着一副诡异闪亮的金属钢爪,锋利的爪刃将慕容艳的短剑隔开,慕容艳毫不停歇,手上短剑不停快攻刺出,短时间竟已经刺出三十多剑,剑剑都是向咽喉双眼心脏等要害部位刺出,逼得婪姬钢爪一时间只能不停格挡,竟腾不出空隙还击。

  紫衣人影与白衣人影激烈的交织在一起,两人激烈的又缠斗了五十多招,连续的兵刃交加声之后,「嗤嗤」数响,两人交错弹开。婪姬右臂中了慕容艳一剑,鲜血渗出,染红了白色的宫装。慕容艳却娇哼一声,捂着左肩,肩上两道深深的刃痕正在不断的渗出鲜血。显然伤得不轻。

  婪姬仍是语音冰冷的说道:「慕容妹子,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你的慕容山庄几日前已经被我侯爷的大军攻破,那萧玉也被我打成重伤,恐怕现在也已经一命呜呼了,姐姐劝你也不用再做无谓的抵抗。不如让姐姐给你做个人情,你自己引剑自尽,岂不好过被我的傀儡死士乱刀分尸?」婪姬冷漠如冰的话语之中,四周的黑衣人已经渐渐的包围了慕容艳,圈子渐渐缩小。

  慕容艳耳中听得如此绝望的消息,虽然不知真假,却也心中无比悲伤,一瞬间几乎便有了轻生的念头。心中但又突然想起,自己还是慕容家的少家主,萧玉也还不知真正的生死,怎么能凭这妖女的一句话就让自己轻生?就在黑衣人群渐渐逼近自己,慕容艳奋力娇吒一声,紫色的身影跃起,短剑如电般刺出,瞬间便刺倒了面前最近的两个黑衣人。

  余下的黑衣人刀光纷至,已经将慕容艳包围在中间。

  那些黑衣傀儡死士虽然武功与速度均不如慕容艳,但凭着人数众多,又似乎是毫不惧怕疼痛伤害,全力上前。

  慕容艳终究是个少女,在接连刺杀几名黑衣人之后,已经左支右拙,有些精疲力竭之感了。

  (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最后还是没能见到你的面啊……玉郎……)夜空中,一声长啸,一个像怪鸟般的青袍人影掠入战圈中,疾风般一手将慕容艳揽入怀里,同时白光一闪划出一个圆弧,周围一圈的傀儡死士纷纷倒下。

  「叶大哥!」慕容艳又惊又喜,看着这个将自己揽在怀中的青袍男子。青袍男子面容冷酷,英俊的眉宇间棱角分明,却又带着一丝不羁的邪气,他手中握着一把东瀛样式的长刀,傲然的看着不远处的银发女子婪姬说道:「婪姬,这个小丫头是老子的女人,想要她的命得先问过老子,你这贱人没事就给老子滚远点,免得看你不顺眼一剑杀了你,听明白了吗?」婪姬脸上闪过一丝讶异之色,旋即定下神来,冷冷的说道:「叶秋,你不是在慕容山庄吗?

  你就算跑来到这里也是死路一条,你狂什么?」叶秋嘴角微微扬起,嘲讽的笑道:「婪姬,你以为就凭你的那些傀儡死士,就能和锦衣侯一起灭了慕容家的势力?你以为圣教里的个个都是笨蛋,会看不出你的野心么?老子今天还不想杀你,你给老子自己滚,不然今天这里便是你这贱人的死地!」「叶秋,你不要欺人太甚,本宫今天就先杀了你这个圣教的叛徒!」婪姬第一次被气得本是毫无血色的脸更加雪白,银色的身影闪电般掠向叶秋,寒光一闪,手中爪刃已经向叶秋迎面划来。叶秋嘴角划过一丝笑意,悄声对慕容艳说道:「小丫头,抱紧了!」一只手牢牢揽着慕容艳,东瀛长刀格向婪姬的爪刃,「叮叮叮叮」几声,与婪姬战在一起,竟丝毫不落下风。

  远处亮起火光,渐渐传来了鼎沸呼喊的人声。「大小姐!大小姐!」「这些贼子在这里!大小姐和叶公子也在这里!」「妈的,上啊!砍了这些魔教的妖人,为兄弟们报仇啊!」「杀啊!!」片刻之间,山谷与树林间亮起许多火把,将林间映得通明。一大群手执兵刃的汉子冲到溪边,与那群黑衣傀儡人战到一起,砍杀之声顿时不绝于耳。

  慕容艳看在眼里更是又惊又喜,来援的这群人竟都是慕容家的子弟门人。

  片刻之后,黑衣傀儡人尽皆纷纷倒下,叶秋长刀一扬,婪姬银色的身影闪出圈外,捂住胸前一处刀伤,嘴边浸出鲜血,一张雪白的俏脸气得扭曲变形,恨恨的看着叶秋。

  叶秋傲然的说道:「婪姬,你已经败了,老子今天放你一条生路,你回去告诉锦衣侯,老子迟早要取他的首级,让他知道慕容家不是好惹的!」婪姬气得俏脸扭曲,狠狠的看了一眼叶秋和慕容艳,终于不再说一句话,银色的身影一闪,消失在山野夜空之中。

  慕容艳转瞬之间经历了生死之间的一番变故,如在梦中一般,片刻才突然感觉到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还在躲在叶秋的怀中,俏脸一红,慌忙挣开叶秋的怀抱。众人之中为首的一个汉子上前,对慕容艳作了个揖道:「启禀大小姐,叶公子得知魔教妖人要对大小姐不利,三天前就带属下等弟兄们星夜飞马赶来,谢天谢地,大小姐无恙,属下们总算赶到啦。只是……只是山庄的弟兄们都……都……」这汉子眼眶一红,竟说不出话来。

  叶秋接过话头,缓缓说道:「锦衣侯的精兵打着剿灭叛逆的旗号,两日前已经攻破了慕容山庄。我用给你的那封假信骗了他们,才能悄悄带人赶来。据报,庄里的人只有少量逃了出去,大部分的人不是战死就是被杀了,眼下,我们都成了反叛朝廷的叛逆贼子啦!」

  「什么?」慕容艳听到这样的噩耗,几乎要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官府为何要出兵剿杀我们慕容家?长老叔伯他们,还有山庄里的其他人们,他们生死如何?」叶秋一手扶住无力的慕容艳,道:「长老他们神通高强,自然不必担心,现在倒是绫丫头你,你是现在慕容家唯一的少主人,你若是不能带这些慕容家的弟兄们渡过眼前的难关,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朋友亲人?」那个带头的汉子也带领身后的众人齐齐跪下,抱拳道:「叶公子说得不错,我们弟兄都誓死听命于大小姐,请大小姐带领我们渡过难关!」「我们誓死听命于大小姐!……」慕容艳稍稍定了一下心神,这才对那汉子和叶秋歉然一笑,说道:「叶大哥,高堂主,你们说的对,是小妹一下心中过于伤感慌乱了,请兄弟们先起来,大家商议一下,眼下我应当何去何从?」

  姓高的汉子率领众人起身,向慕容艳抱拳道:「大小姐,以属下之见,我们现在应该立刻打回山庄,杀了那些魔教贼子,为兄弟们报仇!」慕容艳却转向叶秋说道:「叶大哥,你有什么意见,可以赐教小妹?」叶秋笑道:「眼下还不是回山庄的时候,我们现在应该找一处隐秘的所在,暂时歇息隐藏,潜心研究那秘卷武学,同时与慕容家的失散弟兄,还有中土各分堂联系,待到时机成熟之后,再一举报仇不迟。」慕容艳点点头道:「小妹也是这般想法,但是……我们去那里寻找那合适的隐秘之处呢?而且,小妹和萧玉手上的那秘卷残页,也已经被魔教夺去……」叶秋微微一笑,说道:「这里再往南行五天的路程,便到了我的叶家堡,叶家堡后的寒谷是我昔日练功玩乐的地方,绫丫头要是觉得有趣,带你去玩玩可好?」慕容艳听言开心一笑,但又转脸叹道:「当然是好,可是如果萧玉也能和我们一起去,绫儿才会更加开心……不知萧玉他现在………」

  叶秋看到慕容艳忧喜交织的模样,一笑正待说话,突然众人一阵骚动,慕容艳与叶秋循声看去,慕容艳不由得惊呼一声。一个美艳成熟的红衣女子抱着似是重伤的萧玉缓缓行来,来到众人面前,红衣女子将萧玉交给了高堂主,向慕容艳婉然一笑,说道:「慕容妹子,姐姐虽然舍不得,可还是把萧郎交给你啦。望你好好待他,不要辜负了萧郎对你的一片心才是!」

  似曾熟悉的声音入耳,慕容艳宛然惊呼,怒道:「你……是你!你就是那妖女……!」「绫儿!」重伤的萧玉被高堂主掺扶着,声音虚弱的喊道:「她……是我师姐,是她救了我的性命……绫儿你不要对她无礼……」「可是……可是她把我……她……」慕容艳红晕上面,又说不出口,「哼!」只好恨恨的向冰冰哼了一声,背过身去。

  冰冰向慕容艳嫣然一笑,转向叶秋微笑说道:「我可是把我师弟的性命交给你啦,你可得好好的医治他的伤势,要是他伤愈后少了条汗毛,我可饶不了你。」叶秋也微笑道:「我怎么敢违抗你的号令?可是你和我们一同去叶家堡不是更好?我们一路上也不怕旅途寂寞了,你意下如何?」冰冰看了一眼背过去板着脸生气的慕容艳,微笑道:「好倒是好,可是这里有位醋坛子妹妹,这一路上要是打翻醋坛子起来,恐怕大家都受不了,我还是自己离开罢。」

  叶秋笑道:「好吧,那你自己多多保重。」冰冰来到一旁,抚着萧玉的脸不舍的道:「萧郎,姐姐这就要走啦,你好好养伤,我们师姐弟还会再见的,你……多多保重。」萧玉也微笑道:「师姐你放心,你也一切小心,……自己保重……」冰冰噙泪点点头,片刻间,红色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山谷间。

  黑暗逐渐散去,天色渐渐黎明,晨曦洒向大地,一轮朝阳从山谷间喷勃而出,阳光照耀在漫山遍野之间。

字节数:1023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