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雾里花朦胧
雾里花朦胧

雾里花朦胧

梦中,和妈妈一起爬山,在梦里,妈妈的艳容比白天还漂亮,轻拂发丝,咪咪着清露的眼,弯弯着月亮的嘴,神采飘逸,一颦一笑美丽动人,如一根根小针插在脑神经里,爱得发麻发痛,使我在梦里猛吮了一下流出来的口水。

  妈妈轻笑着把我的魂拉进香烟弥绕的清灵寺。还是那个老主持坐在里面,小眼瞪着我跟我说那句:“魔星天上游,何故戏凡……”

  我突然感觉他那句莫名所思的话,有股很深的冷意刺入身体,赶快把妈妈拉了出来。

  出来后的场景变成跟妈妈躺在床上,妈妈的表情跟那天和我深情对望的表情一样,眼神温柔的闪出如流星一样的亮光,迷情绝色的脸蛋把我拉入淫欲森林,我飞快的扒开妈妈的大腿(做梦就是这样,跟美人做爱,往往没有脱衣的情节)把翘动不以的鸡鸡一下子猛的插到妈妈的肉穴里,妈妈表情痛苦的抓住我。

  就在我暗爽时,妈妈的脸突然变成老主持的脸,猛的又变黑,一张让我惊吓万分的鬼脸直直的看着我,并且用木棒直敲我的头,发出砰砰的声音,我啊的一声从床上惊醒。而此时我的房门有人正很大声的敲着门。

  我的胆子快被吓破了!蒙起被子颤声问是谁,门外是小表妹抽泣的回答,叫我快开门。我看了看床头闹钟,模糊的看清是两点多了,什么事啊?坏了我的好梦。

  打开门,小表妹柔软的身躯扑在我怀里,淡淡的香皂味,跟年轻的体香让我闻了暗自心动。我摸着她温暖的香肩,把她的脸捏住扳起来,她眯着眼,小娇巧可爱的脸泪珠轻弹,如雨后春笋雅嫩迷人。

  “怎么了,哭什么啊,想家了吗?”

  她睁开了美丽的大眼,眼睫毛可真长,颤着音咬字含糊的说道:“阿阿……姨,阿姨她……她象鬼一样乱抓我……”

  妈妈怎么了,真的太过劳累就会梦游起来?还是算命的话勾起她的伤心事?

  我连忙抓住小表妹,跟她说自己要过去看看,让她在我房间睡,但是不能动我抽屉里的东西。(里面有几本是我刚买来地下周刊,介绍了很多性交实战示例)小表妹楚楚可怜的点了点头,拉了拉衣角。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她的胸部,由于她是急忙穿上衣服的所以衣扣没扣上,一看就全形毕露,她又偷穿了妈妈的胸罩,是妈妈黑色的锈花胸罩,小酥乳饱满欲突,她这几天来在我家里养得皮肤都有点变白。

  我问她胸罩是不是我妈的。她立刻羞红了脸,低下头,当着我的面就把胸罩扣了出来,两只小白兔立刻蹦了出来。结实而又圆翘,特别是嫩红的乳尖象要泌出汁来,让我忘魂的盯着呆看,操,小表妹看来对我是不设防。

  她抬起头来,眼神直勾勾,大胆的看着我,小脸蛋突然妖媚泛着春光,已经没有刚才的羞涩,红润的小嘴还吞了口口水。我顺着她的视线,直直的就对着我翘起的裤裆,啊呀,我倒是被吓了一跳,现在的小女孩子的心思越来越奇妙,小表妹没想到如此有性趣,是对她爹娘长期性事的耳耳濡目染,变成如此的吗?要是妈妈没事倒可以把她给消化了。我给她铺好被子,拍了拍了她的头,刚想迈出房门,小表妹突然的说了声:

  “表哥,你怎么知道是你妈妈的奶罩?”

  我没回她,跟她做了个晚安的动作,直接关上房门,跑进妈妈的房间。

  果如所料,妈妈又梦游了,她象一幅雕塑坐在粉红色的床上。任光泽亮丽的如丝黑发一泄披肩,穿着一件黑色的轻纱,朦胧中可以看穿半透明的黑纱,白瓷一样发亮的乳房明显可见,饱满的拉了几条黑纱的纹路,宽大的睡裙披盖住圆滑的大腿。

  美丽的菜以端了上来,只等我来品尝,此时此景,我只能感到无比的性福,我心里幻想着,美丽的妈妈正穿着一件黑婚纱,披住白玉粉红的肉体,温柔的睡着,等着我来蹂躏。

  我爬上床上,用力的推了妈妈一下,妈妈倒了下去,眼睛还是半睁开着,她的眼前好象有一层迷雾,使她看不到我爱怜的眼神,我摸着她无可挑剔的脸蛋,妈妈美丽的容颜有着让我失去理智的魔力,她的表情带着病态的苍白,眼睫毛丝丝颤抖,是不是在梦中……又梦见辛酸的过去呢?

  怎么办,内心中如沸水煎熬,知道妈妈的历史,使我有点对妈妈下不了手,如果被她知道,生命中最爱的儿子趴在她身上,象那两个淫徒般耸动屁股奸淫着她,她会如何想呢?

  无论如何,我要先帮妈妈脱掉那身黑纱,远古的蛮荒时期母子之间是不需要什么遮挡住身体的,想知道妈妈的心,也许就要赤裸着互相偎依,轻纱如风飘下床下,顿时暗香扑鼻,妈妈的肉体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强烈的灯光下,。

  我的思想象一个旅游者,用眼光漫游妈妈美丽的肉体。

  白瓷玉膏做成的高耸双峰,随妈妈的呼吸,晃动轻摇,洁白的圣母之峰,被阴影烘托得浑圆肥翘,嚣张的标明其重量和柔软;凸突的粉红色葡萄,藏着甜蜜的果汁,孕育着生命的成长;平坦的腹部,玉润柔滑,使我没有阻挡的一驰深入到芳草地,萋萋芳草地,隆着那冒着热气的火山口。

  我闻着腥香扑鼻的血红肉唇,慢慢的趴开火山口,油粘带着浅浅的粉红色的肉壁,望不到底,只有黑色的阴影等着填充。

  亮晶晶的湿肉,黑褐红白黄的五彩缤纷,一圈圈的阴肉皱纹。

  我的欲火一下子从妈妈的阴穴象征性的喷出,疯狂的吞没了我最后的一点良知,现在的我只有西伯利压的玄冰才能熄灭欲火。

  妈妈既然是美丽的仙女,柔弱的展示,她撩人无可抗拒的肉体;那我就不是神,我只知道我现在是个淫魔,我要把雄雄的欲火烤烧妈妈冰清玉穴。

  嫦娥虽美,远在月宫,凡人几时见神仙,就算见到了也逾越不了妈妈秀美的丰姿玉貌,所以跟妈妈做爱,美过神仙鸳鸯夜露缠绵,夫复何求。

  不要害怕对母亲的污渎,只是回去,只是回去我出生前的家。

  妈妈的美胜天仙的艳貌把她给害了,连我这个做儿子的也拖下了水。

  我抱怨的抚摩妈妈的玉体,手在娇软的乳房上打转,捏紧抓实,里面奶汁暗动,如水袋般沉甸甸,被我捻住一方就滑鼓住另一方,手指在肉穴前滑上滑下,直到肉唇被磨得发热,手指湿透,妈妈脸上才有了反应,如打开橘子灯光一样,红润发着春光,小鼻子皱了皱。

  我把两根手指试着插入妈妈的肉穴,妈妈的大眼突然有点睁开,眉头皱紧,桃红小嘴微微颤动,整个人随之坐了起来,小手乱抓……我跳到房门前,注视一会儿才收回吓得飘走的魂魄,心脏还象大石头猛跳,怎么回事,妈妈在梦里感受到我手指的侵犯,想要抵制吗?

  象上次叫着她的名字,让她回到安静状态?我脑子里很快有电波发出:不!

  前次象迷奸一样,这次试试任妈妈手舞足蹈,尝尝活鲜的妈妈。

  我把自己的衣服飞快的脱下,直着微微颤动的肉棒,在妈妈背后坐下。手用力的抱住妈妈的臀部,把她抱起扶着她坐在我怀里,好重的肉驱啊,以致我粗硬直翘的肉棒,被妈妈柔滑温暖的屁股压得无法动弹。

  龟头紧紧的被妈妈的穴沟抵住了,那里好烫好湿好嫩,马眼摸擦着嫩嫩的皮肤,不用插穴就爽得我心麻,大腿与睾丸被妈妈的重量压得有点挤扁,我整个人贴住妈妈的后背,感受好软好滑腻的皮肤。

  妈妈整个身子的肉孔温暖的吐出体香,我边闻边在她的粉颈细啃轻咬,雪白的肌肤留下块块红斑,双手从背后握住柔软的双乳,大力的揉捏,感受着沉甸而滑嫩的手感,温玉软动,我的手想要把整个酥乳吞下去,捏得非常扎实,嫩白的乳肉凸凹得快榨出油来。

  妈妈的小穴好象感受到了下面一条巨蛇蜿蜒挪动,不安的紧缩流出一丝丝泪珠,润湿了的巨蛇也感受到肉丘的麻热和滚烫,从神经吹来进攻的旗号。

  我把妈妈转过身来,她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背,好疼,等一下要你好受!如果不是知道妈妈的病症,她现在跟现实上醒着是没两样的,唯可分辨的是,她浑浊不清的眼神,和张开的小嘴湿透的下巴。

  细细地回想,白天她登山休息时,坐在石头上娇艳万分的脸蛋,粉白而飘着两朵红霞,大眼睛如水井黑泽活显灵光,清风拂过的发丝,披在她润圆俏美的嘴唇上,那时候,我的心和性都被:她血红丰腴的唇色,加那白得几乎要透明的贝齿,交织染成的红白艳色迷倒,但却无法回报,现在近在眼前,随我欲行。

  心动不如行动,我凑在妈妈的面容前,享受的呼吸她香馥的气息,慢慢地,轻轻的把嘴碰了她的小嘴尖,甜丝冰凉;嘴再次覆盖住妈妈的香嘴,用舌头绕了一下她的口腔,又离开她的小嘴,甜滑柔软还是凉冰;我点点亲亲试了四次多,妈妈的嘴才热呼起来。

  最后我睁开眼睛,对着妈妈的美目,封堵住她美丽的小嘴,五官全面展开工作。

  我的嘴巴负责用热气呵着她的嘴,鼻子则分工分辨她嘴里每寸地方的气味,舌头试着妈妈香舌的味道和腻粘程度,耳朵听着啧啧的声音,喉咙忙着吞下芬芳甘甜的香唾,眼睛扫视妈妈近距离的美媚的脸蛋,告诉大脑:对,亲住的这位就是日思夜想美人妈妈,并偿还一切妈妈欠我的欲望债务。

  当玉白的大腿撑开后,美穴对准着巨蛇,慢慢的巨蛇轻轻的亲了一口穴肉,最硬的一点碰了一下柔软湿滑的穴肉,立刻擦出电火花,给我带来一阵酥痒麻暖的感觉。

  扶起妈妈的屁股,让我巨大的肉冠从下,堵在油湿的花辨,胶合在一起柔软油嫩的穴肉,一丝丝的被巨蛇撕破,我按下妈妈雪白的大屁股,连着重量妈妈的大屁股很滑的落在我大腿上,温暖的淫水从上到下湿润了我的鸡鸡,还有穴内肉壁的榨挤。

  这都无关重要,因为我的感觉都在被吞没的肉棒上,一层层湿滑的肉壁轻轻咬着我的肉棒,好痒好痒啊!我要止痒,双手从妈妈的背后抓住两辨屁股肉,扶起按下猛烈的套动。

  妈妈唯一的反应就是举着手,乱抓乱摸,眼里愈加暗淡。

  妈妈的浑身上下每寸粉白细肉都在抖动,以致她的小嘴里的贝齿磕破了我的舌头,我没有因此而离开妈妈的嘴,血混浊着母子的口水流进彼此的身体,血浓于水。

  肉与肉的湿磨填补抽空,感觉的强烈舒服涨大,妈妈温暖的身躯已经跟我合为一体,我又回到妈妈的美丽温暖的身躯,她生命的重量都被我一棒支撑着。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眼前是她美丽的眼睛,小巧丰挺的鼻子,小嘴构成的甜蜜缺口被我补满,乳房结实放荡的拍打我的胸部,被我铁硬的肉棒不断撕裂合上的肉穴,这些美丽的艳色,成为我和她共步在天堂里的过景,这一切都将在我的记忆中变成永恒不朽。

  千年以来被人类所禁断的论理道德的最深处,母子乱伦,再一次被我藐视,世界所有的一切我都抛在脑后,肉棒每次插入妈妈火深柔嫩的肉穴,我的罪恶感就加深一点,越罪恶我就越加性奋,越罪恶我就更加渴望最淫的画面,越罪恶我的心底更加快意,因为我处在全世界甚至宇宙的无约束状态下,我是多么喜欢性的最彻底的自由!妈妈身体受虐待,我的心也在受虐,不过我受的是自由快乐的虐!

  滋滋的肉磨声,翻合的肉唇,亮晶的肉棒挤开嫩肉钻进穴内,把所有的道德框架插的粉碎。

  我以近疯狂,妈妈的小手也失去方向,因为我的屁股挺动的太快速了,妈妈很快在梦中被现实的我俘虏,发丝散乱披在脸上,艳容狼狈不堪,红潮发亮的润腮分泌细珠,大眼里倒影着我狰狞的面孔,小嘴里的香舌有反抗的拨动几下,挪挪粘胶的唾液愈加浓馥,雪白的大腿颤动着盘住我的后背,看来她在梦里喜欢这种姿势了,而且我的艰辛劳动使她很满意的激射阴精。

  眼前,妈妈往后仰去,我手围住她的粉颈不使她倒下,再一波肉棒套胶阴肉往后拔时,她颤抖了一下,小手也狠命的抓住我的后背,我看要流血了!不敢相信,她的屁股剧烈的抖了一下,小穴里缩紧的挤出阴精,龟头如万虫叮咬,浸泡在滚烫的阴肉里,我只能感觉到里面一片模糊爽痒。

  妈妈很满意的不再动作,乳晕变得涨吐,大腿由开始的紧缩到现在已经没有防意的张得很开,她全身无力的如散了骨架,肉体被肉棒震得弹动不止,香软圆润的嘴里被我的舌头插满,唾水一滴粘着一滴的滑下下巴,看来妈妈在梦里一定很满足了,该轮到我来满足一下了。

  把她轻轻放平后,首先,把她的双足抓住,扶到我的肩膀上,整个人压了上去,直到她的膝盖碰到她的珠肩,这样一来,雪白肥满的大腿团把妈妈的嫩逼挤压得紧凑,饱满的肉穴可怜的面对着我的肉棒,张开的阴唇如油滑的豆腐花等着一把刚枪,把它捅糊!

  我的屁股紧缩,马达一样突突的大力猛插,席梦思软床也无力跟着妈妈的被我插得直晃动,妈妈呼吸着我的口气,美丽的脸蛋表情很是痛苦,满足的表情都被两道皱眉压下,嘴巴张开着,试想着把折磨她下体的异物吐出来。

  我捏紧摇晃的肥乳,双腿趴得很开,紧紧压住她弹动的大屁股,一扎一扎的挖开嫩穴,让妈妈滑嫩的花芯点点亲亲我的龟头,直到肉棒粗得无法乘满我无边的精意。

  妈妈我爱你,你时时刻刻焕发美艳动人的容貌,风情万种的神情,丰韵饱满的身材,春风化雨的照顾,这些又要变成我的精子来偿还你了。

  妈妈,不要脑我,不要忧伤,这一夜,儿子又回到你温暖的怀中,感受你曾经血脉相连的身体中,这不是单纯的性爱,而是粉碎几千年来套在母子无可越过的最亲密状态的框架。

  我整张脸压满住她的粉白嫩脸,感受她的气息她每寸水滑的皮肤,肉棒脉动着,在妈妈的穴里来回欢快的跳舞,突然被热烫的肉壁堵住一下,敏感的龟头爆满的一触激发,咬住妈妈的阴芯,冲破世间一切阻塞,肆无禁忌的向妈妈的子宫射出精子。

  我是妈妈十几年前的子宫里的精子变成的,今天我不但回家了,而且还带着这么多兄弟姐妹来探望一下,不知老妈高兴不高兴。

  龟头哆嗦着点头喷出最后一团精子,我继续享受着妈妈的子宫来收货所带来的紧缩滑动的小穴,一抬头,床前的大镜子把母子赤条条粘在一起的画面都映了出来,母亲披头散发,满脸丽容憔悴,眼角流着一丝泪痕,却很满意的把丰腴的血红小嘴合上,嘴角小翘。

  傲雪双峰还在我的控制下,肥实的跳舞。黑油发亮的阴毛被淫水粘胶住,红褐色丰厚的肉唇中咬住的肉棒不放,我慢慢的抽出来,龟头不忍告别的带出一丝精水,从妈妈的肉穴中拉长断开联系。

  总之现在的妈妈艳丽润满,柔弱可怜的张着雪白的大腿,钩成一幅最美的熟艳娇媚的美少妇春图。亮晶晶的淫液打湿的曲毛与牛奶糊着的嫩穴,拉着隐线钩起阳具颤抖着恐惧的抬了几下头。

  我没有继续重新趴上去猛插,只是亲密无隙的贴着她的脸蛋,那里觉得美那里就舔一下,今天爬山确实很累,我也忍不住疲惫,虽然妈妈春色迷人,不再来一炮真的是暴殄天物了,无奈天也快亮了,起身收拾一番,就想躺下,突想一下好象少了什么似的,再看妈妈一眼,黑纱围住那对丰满浑圆的乳房,正轻晃着摇动,视线一亮但很快敌不住睡意沉沉睡去。

  早上自己醒来,发现床边的妈妈不在,很奇怪妈妈怎么没叫我?大了个懒腰走去阳台照照日华,却看到妈妈还穿着睡衣站在阳台上深思,睡衣迎风飘荡,她饱满的乳房曲线暴现在金光片片的晨曦下,雪白的浑圆大腿被光反照很刺眼,妈妈现在应该在厨房里啊,怎么跑来这了??

  我的心格登一下,深怕妈妈发现什么梦奸她的线索,毕竟女人对那里被搞是很敏感的,虽然我的处理工作已经非常到位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