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百变保镖
百变保镖
                               百变保镖 

                                (一) 
    工厂倒闭了,我带着一脸沮丧和一身疲惫回到家里。我成了失业者。 
    总要过日子吧。我想。正好有个朋友在一家夜总会做保安,叫我也去。其实 我可以去,但是我怕母亲担心,毕竟是遇到情况要往上冲的。我希望能去开车。 但是经不住兄弟们的劝,于是带着一副袖箭和一根双截棍就去了。
 
    接待我的是老板——一位三十岁左右女人。“你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我感 兴趣的是你除了武术还会什么?”“开车、电工、计算机,还能写点东西……我 只想混口饭吃,待遇差一点没关系……”我还想讲什么,但是,她止住我,“好 了,你去保安部吧!今晚六点半上班……”“是,老板”“不用叫我老板,大家 叫我婷姐”“好的,婷姐”。于是我又开始工作了。
 
    一个月后,保安部的经理由于违法被开除,强子做了我们的头,可是他得罪 了黑社会,于是场子被砸了,我们都受了伤,夜总会开不下去了,婷姐决定离开, 正好他妹妹在南方也开酒店,需要帮手。于是她去南方。
 
    临走时,她找到我,说:“保安部只有你没有案底,你又会点别的,愿意和 我去南方吗?”“好吧”。我答应了,因为我实在需要出去闯闯。
 
    在路上,我既是保镖又是保姆,我发现这个女人还是很好的,虽然离婚了, 但是并不悲观,就在旅途中,我们的关系又递进一层,成了朋友和知己。
 
    到了目的地,我才知道,她妹妹是刚从国外回来,二十七八岁,硕士,很了 不起。而且很漂亮,谁见了都会又非分之想……
 
    “这是我妹妹,叫青儿”“您好”“你叫什么?”“我叫XXX”“你会英 语吗?”“还行吧”“那我就叫你Ann ?!”“好,叫安!”
 
    起步是困难的,总要联系各种事情,于是青儿在家处理事情,我和婷姐在外 跑业务。一个星期下来,我们干的很好。接下来我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好玩的事情。 
    一天下午,我们回到旅店,晚饭前婷姐找我说:“安,现在我们比较困难, 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办,可是我们手头的钱不多了,不能再开两个房间住,可是大 城市会要求结婚证,我们不是夫妇,自然没有,所以我们必须想个办法……” “看来你已经有办法了?”“是的”“什么办法,只要我能做到。”“你要男扮 女装!”“啊???”“你为什么不能装男的呢?”“我……”她脸一红“你看 我的胸能平吗?”她一句话我才注意,原来她有一副漂亮而且硕大的胸,“对不 起。我变就我变。可是我行吗?”我真的怀疑她的智力,因为我很强壮,而且由 于现在很少锻炼,服部已经鼓起来了。“我想可以,至少应该试试。你等我回来, 不要吃东西,先喝水吧!嘻嘻!”说完就出去了。
 
                                (二) 
    过了整整一个小时,婷姐才拎着一个大黑色的塑料袋回来,里面是什么,我 不知道。“到我房里来!”她说,“试试吧!”我莫名其妙的进了她房间,她随 手把门关上,反锁住,再摁下“请勿打扰”的灯,然后开始她构思的计划。 
    “把衣服脱光!”她说,“不用害羞,男人的身体我可不陌生!”我照她说 的,红着脸脱下衣服。“到这来!到卫生间来。”我走进卫生间,她在弄一瓶药 膏,“我一猜就是,你浑身的汗毛,腿上这么多,这可不行。来我帮你!”于是 她用手搓了药膏在我身上抹起来。包括敏感部位,我那家伙也不自觉的坚挺起来。 她最后弹了一下我那家伙,笑这出去了。
 
    “你站着等一下,一会就好!”我觉得身上热热的,好象细胞在裂开,十分 钟之后,她进来,“进浴缸吧,我帮你冲洗!”她笑着,用水将我的体毛冲洗掉, 又用浴巾将我身上擦净,“去床上躺下!”她的指示让我不知所措,但是我还是 照做了。
 
    她始终面带微笑,这让我放松。她要我大字型平躺在床上,然后,用布条把 我的四肢捆在床架上,在我的腰臀底下放上两个枕头,然后脱去她自己的外衣, 身穿内衣,就爬上床。“婷姐,你要干什么?”我吃惊的问,“不干什么,你不 要出声——好象你不太可能!”她褪去丝袜,将长筒袜塞进我嘴里。“不要激动, 我帮你释放一下!”说完就开始弄我的家伙。“安,你的家伙好象不大哦!不过 挺硬的,呵呵!”我一阵脸红,“你是处男吧!”我点点头,她又笑,她的笑很 醉人,好象妩媚的狐妖。我闭上眼,其实,她的摆弄很舒服,她就象玩一截粉笔, 直到我射的再也射不出来。
 
    她用湿巾清理干净,然后接开我的四肢,“不要动!”又从自己的衣箱里取 出一件联体袜,是黑色长袖的,只是是掉裆的,“来穿上!”当我小心翼翼的穿 到上身的时候,她拿出她的胸罩,“戴上,女子后面总有几根带子,不然要穿帮 的!”又在里面塞了几双丝袜。当我穿好后,她拿出自己的内裤,是蕾丝的,正 好紧紧裹住我的家伙,“今天先不处理你的家伙,以后再说。”接着,她打开那 个塑料袋,取出一件封腰给我套上。“吸气!收腹!好!来,看看你,下腹平了!” 真的,不但腹部平了,而且腰也细了!“好,现在处理你的胡子!”她又把我捆 在床上堵上嘴,从塑料袋里取出一盒东西,我以为是泡沫,可我错了,当她把盒 子里的东西糊在我面上时,我都没在意,直到她生生地开始剥的时候我才发现是 石蜡!痛的我直流眼泪。除去胡须洗过脸,她开始给我做美容,描眉毛,眼线, 涂唇膏和粉底。然后解开我,让我活动一下,又从袋子里拿出假发,呵呵,还是 披肩长发。
 
    待这些工作做完之后,婷姐从她的衣箱里取出一件真丝高领无袖的紧身上衣, 还有一条过膝的裙子,这裙子比较奇怪,外面是宽松的,里面的衬裙却是非常紧 身,穿上后我只能走一字步,她笑笑,“这样才是女子的姿态嘛!你穿多大的鞋?” “40或40码半。”“我穿39的,你试试!”她取出一双丝绒低底的布鞋, 我穿上后扣上扣袢,她象欣赏艺术品那样欣赏她的杰作,忽然她好象想起什么, 说:“你平躺在床上休息,我去洗澡,然后一起出去吃饭,呵呵,还要为你专门 买一点东西。当然,是我自己的钱,而且我们都能用!”我躺在床上,觉得很有 意思,一下子我变成了女性的样子,刚才在镜子前看一下,还很漂亮,居然不象 龙五哥!忽然我有一种感觉,我喜欢女装。
 
                                (三) 
    婷姐打开空调,就去洗澡了。看着她的背影,我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凉爽的 风吹在腿上,好象少女的纤纤细手,轻轻的抚摩,紧压的下体居然想雄起……我 忽然对婷姐有一种渴望,只是我必须努力克制。
 
    “好,我们先去吃饭,你想吃什么?现在就说,因为你出去之后,就不可以 说话啦!”“随便你了,被封腰勒成这样,也吃不下什么了。”于是我们就这样 走出旅店。
 
    第一次用这样的形象出现,是我从未想到的。走在大街上,有一点不自在, 两腿在内裙的束缚下行走,摩擦着JJ,时不时的会有一种刺激的感觉——变装 真好!
 
    我们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就来到夜市上。孙中山先生说天下大同,真是高明, 恐怕中国,甚至世界上所有的夜市都是一样,各种廉价的服装、日用品、盗版书 籍、音像制品、还有各种美其名曰小吃的点心烧烤,以及地摊游戏……婷姐也许 要在这里买她要的东西。
 
    果然,她在服装区停下脚步,一边挑选着,一边还价。不大会工夫,就买了 两条睡裙,一条过膝的A字裙,两件女式衬衣,还有一双低跟中筒的皮靴,几双 裤袜和内衣裤。“回去吧!我要改造你,不然就这样去谈生意是不妥的。”我笑 笑,跟在一边。“不好,我钱包被偷了!里面还有我的八百多块钱……”婷姐显 然被吓着了,因为那是她自己的私房钱。我看看四周,小偷显然已经溜了,我还 有几百元,回去是够了,但是我不想让婷姐难过,于是我在街边游戏摊上打起注 意。
 
    有一个玩三张牌的家伙,好,就是他了!我以前和兄弟们玩过,知道内幕, 今天就揩他油吧!我微笑着把200元压下去,老板看看我,我笑笑,第一次, 他总归要输一点,好钓别人,但是接二连三的被我压中,老板知道遭了空子,笑 着说:“小姐,我们混饭,不要闹了,会输的,这是你的钱。快走吧,我要做生 意……”我点点头,拿起一叠钞票就走,老板松了口气,对媒子说:“边上一定 有人罩着,花钱消灾吧。”呵呵,中国人聪明,但是聪明过头的也不少。居然混 过去了,数以下竟有两千!!!
 
    婷姐用吃惊的眼神看着我和那一叠钱,拉这我飞一样逃上出租车。回到旅店, 锁上门,婷姐就教训我:“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这样多危险,在别人的地盘 上出千,终要吃亏的。”“是,婷姐。我只是不想你亏钱,冒险值得。”“好了, 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我。你去洗澡,然后过来。”
 
    我洗过澡,来到婷姐的房间,她说:“脱光!我们来改一下,以后在公共场 合,你是我的随从,叫安妮,因为小时候生病用错药导致不能说话,但是可以听 见,知道吗,只有这样,委屈你了。”“我无所谓,我们开始吧。”
 
    我赤裸着全身,站在她面前。婷姐给我穿上内裤,让我两腿分开,半蹲着, 将我的JJ尽量往后压,然后被内裤紧紧裹住,我发现她给我的内裤里居然垫了 卫生巾!“不用奇怪,要是有分泌就会排在那上面,走路的时候不会磨腿。”我 点点头。接着,戴上胸罩,是罩杯小一点的,不知什么时候,婷姐竟买了水垫塞 在里面,呵呵,好象真的!接下来是痛苦的封腰,然后是裤袜,我比较喜欢裤袜, 很喜欢紧裹身体的感觉,还有紧身七分健美裤,我知道,这是方便我在紧急时出 手方便。“试试鞋子!”我穿上那靴子,说实话,婷姐真细心,竟然很合脚。 “明天你里面就是这些,外面穿A裙,上身穿深蓝色的衬衣。今晚你就不要脱内 衣了,习惯一下,这条睡裙给你,其实做女人很好。明天早上我来给你化装。我 的护手液你用吧,不要吧拿武器的手暴露出来!晚安!”
 
                                (四) 
    我看了一眼挂钟,才九点,好象现在睡觉有一点早,婷姐好象看出我的心思, 微笑着说:“好了,明天要起早,睡吧!”接着轻轻的吻了我一下,“记住,上 完厕所之后要把下边整理好!”于是我就躺下,盖上被子。其实我睡不着,薄被 盖在穿着丝袜的腿上,真的舒服,还有最后的一个吻,让我很激动。
 
    第二天,我还在梦里呢喃的时候,婷姐就悄悄的进来,推醒我,叫我洗漱, 然后开始为我美容化装。做完之后才六点多,婷姐就叫我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会, 然而,她却先坐在了沙发的一头,“躺下吧,没关系,就枕在我的腿上!”我吃 惊的看着她,犹豫的照做了,说实话,我喜欢这个女人。“安,你多大?”“2 5”“呵呵,比青儿还小一岁哦。你觉得青儿怎么样?”“很优秀,也很漂亮。” “你喜欢她吗?”“……”其间,婷姐的手一直在我胸口摩挲着,不时的揉捏着 我的乳房,看我不说话,就在乳房上停下了,“我知道你喜欢青儿,如果你愿意, 我帮你说说。”“可是……”“可是什么?我知道你的想法,你认为我已经占有 你了?不,我确实需要你,但是不可能和你永远在一起,你也不会真的永远喜欢 我,不是吗?”说实话,婷姐真的厉害,把我潜意识里的东西都挖出来了。“婷 姐,你真厉害,不过我真的很喜欢你,……”“更喜欢青儿,是吧!也难怪,毕 竟是小伙子嘛。”说着,又开始摩挲起来,“这次真的委屈你了。”“没关系, 总比遇到打斗的事情要好,再说,刚开始,总是很困难,以后会好起来的。” “你真的很好,我的心肝。”婷姐忽然很浪的笑起来,“真舍不得把你交给青儿 ……”接着就和我接起吻来。
 
    时间很快到了八点,我们简单的吃了早点就开始工作。说实在的,也许人家 看我们是两个女人,所以特别客气,很多客户经常称赞婷姐和我是美丽的女人, 同时为我的“不幸”表示同情,我真想笑着说谢谢。不过也有人对婷姐雇用有残 疾的人表示怀疑,婷姐都巧妙的应付,可以说,大多数的生意是婷姐谈下来的, 我从中倒是学到不少东西。
 
    一连七天都是这样下来的,第八天,我正准备去买火车票,婷姐叫住我: “安,你知道我们一共谈了多少吗?——三百万!我们可以奢侈一会,去买软卧, 包一个包间!就买明天凌晨的。”“我以为可以做飞机了呢?!呵呵!”“想青 儿?下次吧!”婷姐总是不失时机的开玩笑。我出去了,她继续收拾行李。 
    我回来时,惊讶的发现,旅馆房间里已经摆好一桌丰盛的酒菜,婷姐正等着 我呢。“累了吧,快来吃吧,下午我们出去买一点东西就休息。”
 
    吃过饭,我依然女装出去,呵呵,我真的喜欢起女装了。
 
    我们回来后发生了一个意外,旅馆的电工修空调的时候踩坏了床架,服务员 很抱歉的说已经没有房间调换了,婷姐笑笑说不要紧,我们可以睡一起,服务员 很感激没有为难她,于是积极的为我们换了一张大床,我却很尴尬,原因只有我 和婷姐知道,婷姐看了我一眼,坏坏的笑了。
 
    等服务员收拾停当,婷姐说:“我们明天凌晨4:00的火车,请帮忙在凌 晨2:00叫醒我们,谢谢!”服务员立即答应了“我们现在休息,晚饭不用叫 我们,不要打扰哦!”服务员当然很高兴,至少可以在她的班上少收拾一间房间。 
    “我们一起洗澡,不用害羞,快点。”于是我们一起进了浴室,象姐妹一样, 也许更象夫妻。洗过之后,我想谢装,可婷姐不同意,“至少你现在不行,上火 车再谢。”于是我按婷姐的要求,里面穿了连身袜,外面是睡裙,戴着假发和她 躺在了一起。
 
    她仅仅穿了一条睡裙,里面居然是真空。第一次和一个几乎和赤裸没有区别, 而且很美丽的异性睡在一起,下面难免激动,连身袜是开裆的,勃起的JJ顶起 了睡裙。忽然婷姐的手握住了我的JJ,我看到婷姐美丽的脸,吐气如兰的唇, 忍不住搂住了她,她问:“想要吗?”“我想……”“就来吧……”婷姐继续握 着我的JJ,把握它的硬度,感受它的决心。终于婷姐掀起我的睡裙,将我压在 身下,将我的JJ插进自己的身体……
 
                                (五) 
    婷姐在我的上面,象一个女皇,掌握着世界也掌握着我。而我,真的是第一 次,无助地任凭她的摆布,很快就结束了,婷姐似乎不满足“呵呵,你真的是第 一次哦?!可是这样会让青儿失望的,我可不希望她失望哦!安,再来一次好吗?” “婷姐,我有一点累……”“再来一次,就一次!”我答应了,也许根本就是我 再想做一次。
 
    婷姐没有马上继续,而是走到行李箱旁边,拿出两样东西,我一看,居然是 两个假阴茎!“其实我离婚之后就用它们来宣泄,今天我们尽情的玩,记住,现 在我们就是我们,不要想将来,给婷姐吧……”看着婷姐,我一时无语,就这样 我们彼此注视一会后我说:“怎么玩?”婷姐脸上透着微红笑了。那一刻,我想 我彻底没落了。
 
    婷姐给了我一个器具,说:“我们把它塞进彼此的后庭,然后我会继续教你。”
 我点点头。婷姐的臀部很漂亮,翘起来的屁股在昏暗的灯光下格外的白,我不禁 用手轻轻地抚摩,用手指轻点密处,“你要是拉出一点屎或尿什么的才好呢?” 我想起梅乐士曾对查泰莱夫人说,呵呵。我把那个东西一点一点轻轻插进她的后 庭,愈插愈深,直到根部,我听见她的呻吟,居然如此动听。轮到她来,她让我 站在床上,弯下腰,双手扶住床架,张开双脚。我感到有一个柔软的东西在我肛 门周围游走——她居然在吻我的屁股。真的舒服,我闭上眼睛,享受着挑逗。接 着我感觉到她手里的家伙顶住我的后庭,一点一点的进入,肛门在被一点一点的 撑大,而她的另一只手在隔着尼龙的连身袜抚摩我的胸口,我被彻底麻痹,直至 她手里的器具全部进入我的身体。
 
    “亲爱的,好了,看,你的小宝贝又起立了!”婷姐兴奋的轻呼,“来,象 刚才一样进入,你在上边……”婷姐仰躺在床上,抬起双脚,然后分开,茂密丛 林里的泉眼若隐若现,红红的脸上弥漫着陶醉,她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每一个 毛孔都传达着一个信息——“我要!”
 
    我慢慢的进入,较第一次,已经轻车熟路,很快,便插了进去。“你能摸到 器具的开关吗?”“能!”“我数1、2、3,我们同时开。——1——2—— 3!”我们一起打开开关,一种快感随着震动,沿着神经传遍全身,我也笨拙的 开始运动,很快,我就要结束,但是婷姐叫我停下,用力挤压,渐渐的,好象不 急了,婷姐也伴随我运动。
 
    虽然最后没有一起高潮,可是婷姐好象很满足。我要抽出来,婷姐不许,叫 我拉上被子,我边倒在她怀里。她不停的吻我,我更加用力的搂紧她,我的JJ 还在她的体内,我们的腿交错缠绕着,只有两个器具还在不停的努力,就这样, 我们相拥而眠。
 
    “嘀……嘀……嘀……”电话响了,我们从梦中惊醒,原来已经2:00了, 服务员准时叫醒我们。我们彼此尴尬的看着对方,缠绵了一会儿,赶紧收拾干净。 我在连身袜的外面套上垫了卫生巾的蕾丝内裤,把JJ尽力后压,又穿了一条黑 色的裤袜,上身穿上婷姐的连衣裙,套上短靴,整理好假发,化好装,就结帐到 火车站。
 
    上了火车,收拾停当,婷姐立即锁上包厢门,我们又相拥在一起,进入梦乡。 之后的两天一夜的路程,我们疯狂的以变装和性爱来打发时间,我问婷姐要是青 儿知道了怎么办,婷姐笑笑:“你放心,她决不在意,因为她根本就比我开放。 其实她也喜欢你……”我半信半疑,也许只有真正提出这个问题才会真正面对吧! 
                                (6) 
    路程总是要结束的。我以为这次的变装只是一次插曲,尽管我很喜欢,但是 不会有下次,可是我没想到,今后的日子里,我会经常变。
 
    火车到站,我以男装下车,婷姐也没有对列车员解释,我们在她惊愕的眼神 里扬长而去。回到公司,依旧是例会,然后我回到保安部,坐在椅子上回味这近 半个月来发生在我和婷姐身上的事,似乎我对这次旅行很回味。正在我胡思乱想 的时候,电话响了。“安哥,有一个男人挟持了一名女孩在我们酒店楼顶,您是 不是来一下?”“你稳住他,我马上过来。”原来是楼上的保安阿平,看来要有 麻烦了。
 
    我来到了顶楼,服务员和婷姐还有阿平已经到了,一个四十岁不到的男子用 刀抵住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那孩子已经被吓傻了,孩子的母亲在一旁无助的 哭喊,任凭服务员劝,还是哭闹。“怎么了?”我问阿平,“那个男的是逃犯, 被我们发现,就挟持人质,我们已经报警了!”我点点头,看来是比较麻烦。婷 姐向我招招手,悄悄对我说:“他对男的很警惕,警方可能没有准备,旅行箱在 我办公室的休息室,你只有十分钟……”“I see !”我明白了,婷姐要我扮成
 女的,替下女孩,伺机协助警方拿下歹徒。呵呵,这可不是好主意!
 
    我还是到了总经理室,锁上门,打开箱子,呵呵,衣服都在。既然要准备战 斗就不能穿裙子,就裙裤吧!我脱光衣服,穿上蕾丝内裤,穿上裤袜,系上封腰, 水袋文胸,穿上衬衫,黑色裙裤,还有短靴,假发。接着,我对着镜子认真的化 装。呵呵,成功了!我把一只飞刀藏在皮带与裤子之间,虽然刀刀未必派用场, 但是总比没有强,何况救人我是第一次。
 
    我在电梯里努力使自己平静,我想我可以。电梯里的我,好象就要出场的拳 击手,等待一个不知底细的对手。
 
    警察已经到了,顶楼聚集了很多人,不仅有员工,还有客人。居然没有人认 出我!我悄悄到婷姐身后,点了一下她的腰,她看看我,点点头,在我耳边说: “小心!”我恩了一声。果然,歹徒叫嚣着,让人们都走开,而且向警方要车, 准备外逃。警方疏散了人群,楼顶只有7名警察,我、婷姐,还有阿平、阿祥、 小亮、小全四名保安。他们还奇怪,我在什么地方?!
 
    婷姐对歹徒说:“你把孩子放了,我做你的人质。看你把孩子吓的。我是这 里的总经理,我有自己的车子,可以送你走……”“你?滚开!孩子可以放,她 必须过来!”那蠢男人指了一下我,“不,她不会开车。”“老子自己会!快!” 于是我换下了受惊的孩子,我看见那孩子的脖子上已经有了一道血口,“可恶, 看我怎么收拾你!”很快,匕首架在我脖子上,那狗娘养的居然还在我胸口摸了 一下,“妈的。你怎么怎么高?当过模特吧?”他还有心情调侃!“你们统统后 退!你!车呢?”他一指婷姐,“楼下!”婷姐平静的说,“我只希望你能回头, 不要错下去,不要伤害这位小姐。”说完就走了。我看见她在扶梯边停了一下, 就径直走了。我知道,那是暗号,在那动手。楼顶只有7名警察和4名保安。 
    “你们后退!谁动我就杀了人质。”我想:“笨蛋,什么年代了,还用匕首, 来世作贼换只枪呀!”我分析了一下形势:他左手勒住我上身,右手刀抵在我的 脖子;他身高和我差不多;警察和保安就在周围;假发没有影响我头部的活动。 好,只要拿住他持刀的手,背一跤就搞定了。
 
    我看着四周,快到楼梯了,我用左手前臂挡住他右手腕内侧,右手抓住他右 手腕外侧,同时右脚在他脚面上狠狠跺了一下,就在他低头的一瞬,我向后一仰 头,用后脑勺撞击他的面部,连续两下突如其来的攻击使他下意识松了劲,我感 到他左手松了,立即将紧钳他右手的双手下压,拧身-顶肩-送胯—右脚前移滑 步。应该把他背倒,但是我的手和他臂膀都有汗水,虽然背了他一跤,但是没拿 住。他被摔在地上,滑了几米。就在他要起身的时候,我冲上去,一个下劈,将 他又劈倒,他就地一滚,又站起来,持刀要拼命,我抬起脚,踢飞匕首,又连续 跆了他几脚,他不停的后退,眼看就到墙角,忽然,他抡起右拳,向我左面颊打 来,我左膀一架,就势下压,将他右臂夹在腋下,我右手掐住他脖子,胳膊肘抵 住他左肩,右脚向前滑步,转身,将他摔倒,顺势我右膝跪在他胸口,誊出右手, 连续几个重拳击打他的面部。保安和警察将他拷走。
 
    我起身的时候,看见婷姐在狭长的走廊尽头,点点头。我连忙到总经理室, 我必须换衣裳。
 
    回到换好衣裳,我才发现匕首在我的手臂上划了一下。我回到保安部,坐在 椅子上,右酒精棉清理伤口。阿平他们进来了,看见我就骂起来:“安,你是缩 头乌龟。兄弟们玩命的时候,你在哪里?平时想个英雄,其实是狗熊!”我不好 说什么,因为我不能说我变装,不然人们会联想到我和婷姐出差。小亮发现了我 的伤口,“安哥,你膀子?……刚才?……”“对,刚才是你们的安哥。”婷姐 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我的主意,难道你们忍不出安的重拳吗?”阿平很惊愕, 大家都很惊愕,忽然间,都笑了。“安哥,嫁给我吧!哈哈!”其实我们都很好。 “好了,我们出去吧,让安休息休息!”婷姐说。
 
    大家都出去了,我依旧在清理伤口。忽然我觉得有一点异样,一抬头,端着 茶水的青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
 
                                (7) 
    青儿的微笑是迷人的,因为漂亮的女孩都有不同寻常的微笑。“你辛苦了。 刚出差回来就遇到状况,你的计划很有想像力哦!”青儿说,“晚上我到你那里 去,我们一起吃饭好吗?”要我拒绝是决不可能的,我愉快的答应了,青儿放下 茶水,“我要去工作了,晚上见!”她微笑道,末了,她在我耳边轻轻说:“听 婷姐说,你的JJ很小哦!嘻嘻!”天哪!婷姐已经把路上的经过全告诉她了。 我的脸一阵通红,“好了,别窘了。回见!”说完,吻了我的面颊,出去了。 
    期待总是漫长的,我没有心思再在办公室里,我想我得收拾我的房间,一向 不羁的我,房间里总是很乱,好像还有脏衣服没洗。我叫来阿平,说:“阿平, 我得回去,保安部你就负责一下,我去和婷姐说一下就走。”“OK!你去休息 吧。”
 
    回到家,我洗了个热水澡。水流流过身体,让我回想起婷姐的手,看着脱毛 的身体,忽然对女装很期待,似乎只有那种丝般的感受才是最美的感觉。想到青 儿的约请,便有一种占有的欲望,或许她不属于我,但是,我要占有她。
 
    洗完后,便洗衣服,收拾屋子,接着我必须睡一觉,那丫头不知会玩到几点, 何况我想……
 
    蒙胧之中,我感觉门被打开了,是用钥匙,有人进来,到了我的床边,好象 要掀我的被子。我来不及多想,猛的掀起被子,蒙住来人的上身和头,就势一抱, 摔到床上,摁住头部,“说,干什么的?”被子里的人呜呜的说不出来,忽然, 我赤裸的腿上,感觉一种滑爽的感觉,是丝袜,再看下面,分明是女孩修长白皙 的美腿。我小心翼翼揭开被子——天哪,居然是青儿,被闷的涨红的脸上带着嗔 怒,“看见啦,还不放开!”我呆板的放开她,她立刻整理衣服,向门走去,我 猜她生气了,也许,晚上的约会就取消了。没想到,她立即关上门,反锁上。坏 笑着说:“你这家伙,这样鲁莽,你说我怎么补偿我?”“晚上我请客就是啦!” “我不希罕!”“那你说怎么办?”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我说,你 可一定答应,不然我决不放过你!”我的天哪,我算倒霉了,怎么惹她啊!“好 吧,你怎么刁蛮怎么嫁人哦!”她并不在意我骂她,只是淡淡的说:“把你的J J让我看看!”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时也想起,我现在只穿了内裤,几乎全 裸。没等我同意,她竟抢先,拉下我的内裤,勃起的JJ便跳了出来……
 
                                (8) 
    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青儿已经抓住了我的JJ,笑道:“婷姐说的不错哦, 看来你比较特别!”“青儿,不要,授受不清啊!”“虚伪,你和婷姐就清吗? 其实,我不在乎你和婷姐之间怎么样,我……”青儿松开手,忽然抱住我,“其 实,我很在乎你啊。”我呆立在地上,不知所措的立着。“好了,不闹了,说正 经的好吗?”青儿松开我,我赶紧穿好衣服。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青儿等我收拾好,便做在桌子边,给我和自己倒了一杯水,一本正经的说: “有两件事,一、婷姐要我们到德国去,你知道的,中德签署了两国国民旅游目 的地谅解备忘录,如果我们在德国能开展业务的话,一定会发达的。”“公关部 为什么不去?”“这是婷姐的安排,也许她不信任公关部经理刘小姐。这个人也 许是个隐患,我们去德国,也是开发根据地,以防不测。”“去多少人?”“这 由我们俩决定,人员在公司内部定。”“好,那么第二呢?”我问,青儿红着脸 说:“第二,就是我们俩的事……”“我们?什么事?”我故意糊涂,“你呀, 简直坏死了!我们的婚事啊!什么时候办?”“恩,下周?”我故意逗她,“哈 哈,你也很急嘛!好啊,下周六!”啊?!……就这样,我有了自己的女人。 
                                (9 ) 
    说真的,一下子有了家,还有一位出色的美娇娘,还真是不习惯,特别是就 要结婚了,还没带青儿见见我的父母,好像大逆不道哎……也罢,先斩后奏吧。 
    我们将消息宣布之后,公司轰动,因为一个是二老板,一个是打工仔,怎么 会走到一起?不过大家还是祝福我们。婷姐也祝福我们,只是我觉得在婷姐的眼 里似乎隐藏着什么,似乎青儿也不知道。我预感,我和青儿的结合,似乎是婷姐 早就知道的,似乎我和青儿已经被人利用了。
 
    我们匆忙的办妥所有的手续,计划在婚礼之后先回老家,再到上海,取道广 州,再到法兰克福。婷姐给我们三个月的假,就是说我们要用三个月的时间将根 扎在法兰克福。
 
    婚礼是热闹的,我们的新房就是青儿原来的房子,青儿说她讨厌臭男人的味 道,要我到她的房子里。所以我带了衣物就过去了。我们在朋友们闹过之后,准 备就寝,婷姐在最后还不忘刺激我们一下:“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们可要抓紧哦! 安,表现好一点哦,我可不希望你伺候不了青妹妹啊!”我们都知道她的所指, 所以很不好意思。婷姐说完就带上门出去了。青儿迫不及待的将门反锁,将窗帘 拉上,我们拥抱在一起,热吻……
 
    良久,我们分开,我说:“我去洗澡,等我?!”“不,我们一起洗。”我 激动的褪去彼此的衣服,将她抱进浴缸。在她欧式的大缸里,我们缠绵着,她却 不肯给我,非要到床上,仪式般的进行。
 
    洗完之后,她主动去拿衣服,我一边檫身子一边等着,可是她却先拿来了香 水,仔细的给我喷洒,接着她递给我的却是崭新的天鹅绒掉裆裤袜和真丝睡裙。 “错了吧?”“没有。我想看看女装的你,我真的没见过你女装的样子!”老婆 嘛,没有关系啦,我顺从的穿上裤袜和睡裙,又在梳妆台前化装,当我准备好之 后,青儿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双到大腿的靴子,给我穿上,紧紧地扣上环扣,又给 我戴上假发,长真丝手套……呵呵,我想我在做梦。
 
    经过她的折腾,我的JJ早就迫不及待了,将睡裙高高顶起,青儿故意隔着 裙子摸我,我感觉触电一样颤抖。“别急,我也穿一点……”她在我面前慢悠悠 的穿开裆连身袜,当她整理好最后一根手指的时候,我抱起她到床边,将她摔在 床上,压了上去,她在我儿边轻轻说:“轻一点!”也许我很急,也许她紧张, 我费了好大劲才进去,里面很紧,我一点一点的做起活塞运动,她似乎很痛,我 停了下来,她却呻吟起来,身上丝的感觉磨挲着身体,让人兴奋不已,我停在她 身体里的部分感觉到有分泌物,于是又运动起来,这一次好像容易一点,就在这 个夜里,我们直到筋疲力尽。
 
    青儿在我怀里呢喃,我就搂着她,就要睡的时候,她要我抽去刚才的垫被, 换上沙发上的,我抽去床单时,发现上面有殷红的一块,我立刻明白,青儿原来 是处子,责怪自己刚才的鲁莽。可是沙发上的,似乎不是床单,更象口袋,我看 青儿的时候,她已经将床上的锦被铺开,催促我呢。我带着疑团将那袋子铺开在 锦被上,她叫我和她一起装进去,然后拉上床头另一条锦被盖上,我们再完全进 入袋子,拉上拉链。我感到垫在身下的被子正好在脖子的部位。青儿吻我一下, 叫我搂紧她,她也尽力搂我,我们的腿绞缠着,夹的更紧。可我感觉青儿的一条 腿在够什么,好像磕了一下床板,就感觉床从我们身下裂开,我们掉下去了? 
    是的,我们连同身下的锦被一同掉下去,可床又自动合上,锦被就象饺子皮, 我们就象馅,被合在锦被里,吊在床的夹层里,使得我们拥的更紧,“睡吧,这 样更刺激!”我老婆在我耳边呢喃,我也确实累了,就这样度过了新婚之夜。 
                               (10) 
    确实这样更刺激。我们度过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当我醒来的时候,青儿 还在甜蜜的梦里,我没叫醒她,看着怀里这个美丽的女人,我真的就象在做梦。 这使我不得不考虑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最先想到的是婷姐,我始终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利用我们。如果说仅仅把青儿 嫁给我是为了让我变成她家里人,好让我们在德国一心一意为她服务的话,就有 一点太夸张了。但是,除此之外我真想不出什么理由,也许,仅仅是在利益上统 一吧。
 
    “你醒啦?昨晚舒服吗?”是青儿,“我很好,你呢?老婆!”我喜欢这样 叫她。“恩,我很好。这样好玩吗?”“很刺激啊!是你想到的?”“是啊。不 然生活真的太平淡啦!”“我们应该起床啦!”“好1”我们一起在四周摸索, 找到了一个按钮,我按了一下,床板开了,我们掉了下来。我们拉开拉链,钻出 袋子,互相看了一眼,又紧紧拥在一起……
 
    三天后,我们开始出发,安计划回我家,再到法兰克福,保安部的阿明、开 发部副经理胡先生、餐饮部的大李、还有法律顾问戴律师先期到达做准备工作。 我们随后就会与他们会合。
 
    说实话,我对开酒店不在行,但是对旅游和地理很有兴趣。自从工厂倒闭之 后,能有这样的遭遇,我真的满足了。
 
    谁知道,在老德意志,我们会有新的麻烦呢!
 
    我们酒店开张真是顺利,在德国的朋友很帮忙,不但在必须的程序上给予帮 助,而且照会当地的黑社会,使得我们不受骚扰。
 
    因为在德国,贫富不均,所以到中国的人并不很多,我们的来华旅游业务并 不好。倒是来德国的华人喜欢住我们这里,还有韩国、日本以及一些南美国家的 旅行者来居住,所以生意要冷清一些。我们决定开发一些连锁的副业来支持酒店。 
    我们在5个不同的街区开了6家店铺,其中三家是餐饮店,主营中式餐饮, 大李做总经理,招聘了6名中餐厨师和24名当地的女孩做服务员,还有胡先生 做了中国特色商店经理,雇员全是当地人,除了卖中国小商品,还负责定制作一 些工艺品。还有一家是修理公司,我有技师证书,虽然在中国技师不被人重视, 但是,在德国,技师是相当受尊重的,而且,我们是上门服务,有20名出色的 小伙子摆脱了失业,真是好极了!
 
    但是,我有预感,国内有麻烦,因为我们的公函没有回应,婷姐已经三天没 有打电话或发电子邮件了,我们与婷姐失去了联系……
 
                               (11) 
    我和青儿决定回国,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次打电话都没有人接? 婷姐在干什么?我们让戴律师主管业务,主持正常的工作,我们就回公寓准备了。 
    公寓的门是虚掩的,我们以为是女佣莫妮卡小姐回来了,可是我们进屋之后 惊呆了。莫妮卡小姐被捆绑在椅子上,嘴里堵着手帕,与此同时,四只手枪抵住 我们的脑袋。
 
    “不,不要这样,这里安先生是主人。”沙发里坐着的男人说话了,居然说 了一口流利的中文,“安先生,安太太,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穆勒,我想你 听说过我。”我吃了一惊,确实,他就是当地黑帮大头目,“兴会,您的汉语很 流利!”“谢谢,我在中国的大学学习汉语,得到您的夸奖我深感荣幸。中国有 一句古话叫‘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来找你们夫妇,是因为我们有共同利益。” “共同利益?”“对,我想你们已经和你们的总经理,就是婷姐,失去了联系。 其实她在德国,你们国内道场被占领了。对不起,原谅我的用词,应该叫被非法 占有了,婷姐被打伤了。”“什么?”我们大惊失色,没想到居然发生这样的事, “是你们内部一位姓刘的女人干的,她同时利用关系黑了我们370万美圆,你 保安部的兄弟被遣散,有的人被冤枉逮捕,所以我们来找你们。”“婷姐现在在 哪里?怎么样了?”“你放心,婷姐很安全,在巴伐利亚,我们的一座别墅里。” “看来我只有合作了!”“你很聪明”“谢谢,但是为什么不报警呢?”“让我 们来报警吗?我们到中国找警察说我们洗的钱被黑了?不,要报警也只有你们回 国,我们只要自己的,我许诺,只要成功,我给你们100万美圆!”“钱我们 不要,我们只要公道!”“看来我们谈的很成功。不过你这样回去不行,你要化 装。婷姐说,你很棒,还可以装女人!”我一下闹个大红脸。“我们还是讨论一 下具体方案吧!”
 
    经过讨论我们大致有了注意,由青儿出面报警,因为牵扯到黑帮,所以必须 报警,青儿的安全由警方负责,但是穆勒必须派人暗中保护,我化装成混血女性, 和先期潜入的穆勒的副手汉斯伪装成夫妇,入住酒店,伺机倒取文件和相关证据, 查出事情真相。末了,穆勒问我是否会发女声,我遗憾的摇头,他说:“Nein, 这不行,你必须会,我们有一位教授,制作了一点小玩意也许会解决难题。明天 你来我们的公司,我们必须天衣无缝。安夫人,您丈夫可能要委屈一下了,这次 的任务比较难,不过您放心,他很棒!呵呵!”
 
                               (12) 
    第二天上午,我们来到穆勒的公司,戴律师同行,穆勒老朋友一样接待我们, 并且召集一些头目开会,大致是部署去中国的计划。负责行动的是他们的一位头 目,身份是律师,负责处理法律程序等事项,他的名字好象和德国外交部长名字 发音一样,叫菲舍尔,换句话说,他和戴律师及青儿组成小组,进行诉讼。我没 有见到汉斯,据说已经到国内安排去了,将有一人送我回去,叫德尔,伪装成司 机,帮我很汉斯联系之后在外围接应。大致上,我要变成间谍或特种兵,只是特 业余罢。
 
    中午,我们和穆勒一起用餐,午后,穆勒用车将我们送到郊外的别墅里,说 是别墅,其实是一家地下实验室,一位看上去和蔼的老先生是这里的头目,事实 上,他真的很和蔼。“你好,孩子!我是约翰博士,你叫我老头子就可以了。听 说您是一位勇敢的人,需要我帮助,是吗?”“也许是吧,我们想穆勒先生已经 和您说了!”“是的,我是科学家,也是艺术家,我想只有充满想象力的人才有 这样的天赋!我们都是天才,还有老爱因斯坦!呵呵呵呵!”老头子爽朗的笑了, 气氛立刻轻松起来。
 
    “我想穆勒先生想让您看上去更象女性,而且,听起来也是,只是事实上您 还是男性。你有化装的经验,这很好,现在只要加工一下,不过这期间您不好和 您夫人温存喽!”青儿脸一下就红了,不过很快又正常了,因为我们毕竟要分开 一段时间。“好,我们开始吧!”
 
    穆勒去了休息室,青儿被邀请到客房休息,看电视,因为,我们不是二十几 分钟就了事的,大家还是多休息比较好。
 
    我随老头子进了地下室,在明亮的灯光下,一点也不昏暗。底下走廊尽头, 有一扇门,我们就进去了。
 
    里面有各种仪器和器械,看起来象是医院,不过老头子叫它化装间。“好, 首先,我们为你理发,您必须成光头,这样才能适应假发。”“随您的便吧!” 我说。不知从哪里近来四位美丽的护士,仔细的为我理发,一会儿我就成光头了! 
    “下面请您去洗澡,护士会帮您祛毛!”“她们?”“是的,别不好意思, 她们会做。”于是在护士们的带领下,我进了旁边的小门,里面是一个大浴池, 可以容纳10人,护士们帮我脱去衣服,我们在水里泡着,一个护士用遥控器操 作,从水底升起一张按摩台,她示意我爬上去。然后她们用台边的扣将我拷在上 边。一阵按摩之后,我感觉她们在我身上涂了什么,然后从房顶垂下两个吊环, 我双手被吊上去,我想叫,但是护士适时的在我嘴里塞上口塞,双脚垂在地上, 她们在水里一阵摸索后,拿出一对镣铐,拷在我脚上,然后慢慢起吊,到一定高 度之后,吊环和脚镣在滚轮的牵引下向两边移动,我便呈大字型。护士们又在我 前面涂上药膏,在她们的手的按摩下,我下面有了反应,但是她们只是笑笑,并 不处理,使我很尴尬。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之后,从头到脚被水冲刷,汗毛、体毛 一起冲进下水道,一浴池水被放掉,又换了一池水,水温明显要高,护士们这回 是穿比基尼泳装,为我真正做了一次认真的按摩,但是,下身依旧没有处理。完 了之后,她们帮我擦干,躺在移动床上,听她们说,下面一项是浣肠……
 
                               (13) 
    听到浣肠,我头皮发麻,因为我知道医生在做内脏手术,特别是胃以下的手 术时要对肠道进行清理,难道要给我手术?我立即不安起来。“镇定!我承诺对 你没有伤害!”也许老头子在监视器上看到我的不安,通过话筒安慰我。我将信 将疑的平静下来。护士将我固定在一张类似手术台的床上,操纵遥控器,使我头 底臀高,然后撤掉臀部的板,我配合的分开腿,“呵呵,好象妇女生产哦!”我 说道,这下,好象提醒护士了,又给我带上讨厌的口塞!我呜呜地发音,表示抗 议!
 
    没有人理会,护士们认真的在我肛门周围按摩,使我放松,我渐渐松弛下肌 肉,就感觉一根棍插近我的肛门!我立即紧张起来,可是护士的手依旧在按摩, 插近的棍继续深入。
 
    其实,进去的是导管,知道她们认为合适的深度才停手,我的JJ早已高耸 起来!接着,我感觉有温和的液体注入体内,而且肚子渐渐涨起来,我感觉我要 爆炸了!就在这时,她们停止了,导管被拔除的时候,一个肛塞立即填补了空缺, 我腹部依旧滚圆的。护士在我腹部按压起来,体内好象翻江倒海一样,几分钟后, 我在护士的搀扶下进了卫生间,就在塞子拔去的一瞬,体内的废物争先恐后的泻 了出来!
 
    我们又回到浴室,洗净身体。护士示意我躺下,继续按摩,只是又抹上一些 我没见过的油,然后我被领到一个外观象人的机器旁,这个机器象人伸展开,大 字型,护士打开这个机器,要我进去。我依样站好,展开身体,伸开五指,护士 关上机器,原来就是依照人体设计的,除了鼻孔、嘴巴留下呼吸,其余都严严实 实的裹住。在我示意好的时候,护士启动机器,哈哈,原来是桑拿啊!可是唯一 区别是,这里的空间太小了!
 
    半个小时之后,我被“释放”出来,重新冲洗了身体,护士帮我差干,又听 见老头子的声音:“好了,你们从电梯到真正的化装间来!”我知道,我即将发 生一次嬗变……
 
                                (14) 
    进了化装间我发觉自己已经昏头了,搞不清是在地上还是地下,反正是有一 点“山中无甲子,岁尽不知年”的感觉。
 
    这似乎真的是化装间,里面有所有化装所需要的东西,就象是演员的后台。 老头子似乎对我很关心,悄悄说:“累吗?旁边有一个休息室,你休息一会吧?!” 我很感激,说实在的,刚才这么一折腾,还真的有一点累,好象还有一点热,两 个护士就陪我进了休息室。
 
    她们指着一张大床,示意我睡一会,我就毫不客气的躺下,并且注视着这两 位美丽的护士,她们属于典型的日尔曼人,金色的头发披散在肩上,并不高大的 身体透出诱人的曲线,似乎更有一种玲珑的感觉,伴随着呼吸起伏的胸部,让人 遐想。忽然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就是我没有男人在诱惑下的生理反应,这时, 我才发觉,周围的环境已经变冷,更主要的是身体下边的床也在变冷。我才感觉 到我的床是一张水床,他们在给水床降温。这时,护士上前,用戴着检查手套的 手,触摸我的JJ,这回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JJ睡着了……
 
    护士满意的笑了一下,开始在我身上搽爽身粉,我就象一个大婴儿,任由摆 弄。这时另一个护士进来,将灯光打亮,请我躺到一辆带支架的推车上,并且固 定住我的上身,臀部抬高,打开两腿,并固定在支架上,随后推车进了化装间, 这里的室温已经明显下降,老头子粉墨登场啦。
 
    老头子开始施展他的技艺。我感觉到一根管子套在我JJ上,虽然我JJ不大,
 总是有的。老头子将我的JJ尽力向后下方压,连同睾丸一起,然后用一个罩子罩 上,我感觉我JJ正好在罩子里的某个槽里,而且,罩子的质地就象是皮肤,老头 子点点头,将罩子拿开,在我JJ周围涂上一种类似胶水的东西,又重复刚才的步 骤,然后又在罩子上压了压,就走开了,三分钟后,他示意护士试试,护士走过 来,在刚才的部位轻轻的抚摩、按压,我感觉那罩子竟然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对护士的抚摩竟然有强烈的反应。老头子似乎很满意,示意解开我的双腿,我活 动了一下腿,感到我下体空荡荡的,JJ不见了?!我被放下来,我才发现,自己 的下体和女性的几乎一模一样,原来老头子给我用了假阴!
 
    “好!我们继续!请你到那边那个椅子那里坐下。”我照办,“双手高举!” 我虽然照办,但是我不喜欢他用祈使句,正在嘀咕,我的手已经被高吊起来,可 是我还做在椅子上,我想站起来,但是我发现护士的反应更快,因为我已经被拷 在椅子上,而椅子是固定在地上的。
 
    随后,我知道了,原来老头子准备了一对义乳,不大,要我高举手其实是打 开胸部。我觉得做义乳就象小时侯玩贴鼻子!我真的赞叹老头子的技术,我还没 弄明白怎么回事,我就有了一对漂亮的乳房。同样,老头子让护士来以抚摩触试, 我觉得就象抚摩我本身一样,简直是神奇!
 
    最后,老头子又审视艺术品一样审视我,满意的点点头,我说:“行了?” “哦!天哪,差一点忘了!”老头子问:“你喜欢长发还是短发?”“当然是长 发!”我说,一会儿,一个黑发头套拿来了,我变成了长发飘飘的样子,我试着 拉了一下,很疼,看来老头子又不知使什么招,这么逼真!随后他示意我张开嘴, 在我牙齿上有细钻钻了一个很细的洞,然后用一跟极细的镊子放了一个东西进去, 然后又用特殊材料封上。“怎么回事?”我问,不过我立刻知道了答案,因为我 的声音成了甜美的女声。很显然,老头子的科技含量还是很高的。接下来,有一 个专职化装师为我做脸部的化装,这下,一个赤裸的准女性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
 
                                (15) 
    随着改造的成功,要继续进行下一项议程,服装的选择。说实话,自从和婷 姐出差变装之后,我渐渐喜欢女装了,特别是面料好的以及紧身性感的,所以这 实在是我既期望又尴尬的一项内容。
 
    两个护士陪我进了另一个电梯,一分钟后,我们从暗门进入一间房间,这房 间和一般的房间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有很多橱柜,还有一面大镜子,一个梳妆台, 显然是女士的房间。我没有多问,只是跟随而已,现在裸体在护士的面前,似乎 没有什么不自然的,更多的是对变装的向往。
 
    护士将一个橱柜移开,从暗格里放下一张床,这是通常在家办公的人喜欢的, 平时收起来,卧室成为办公室,晚上就放出来,办公室又成为卧室,现在显然要 用到它。护士示意我坐下,然后给我一条女式的三角内裤,尽管不是那种丁字裤, 但是蕾丝的花边和细细的底带仍透出妩媚和性感。我颤抖着手,穿上了,护士似 乎不满意,又拎了一下,带子立刻陷入假阴和臀部的缝里,敏感部位立即反应了 一下,护士会心的笑了一下。下面是腹带,就是收紧腰身的束身衣,这我可没法 穿,护士笑笑,让我先套上,然后,将我推倒在床上,一人一边,用脚抵住我的 身体,然后用力拉丝绳,立刻,我的身体似乎被活塞挤压,直到她们认为合适, 一个忽视量了一下,我的腰只有两尺一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这腰是我的吗? 
    我试试弯腰,真有一点困难,所以,裤袜是护士帮忙的,透明的丝袜紧紧裹 在腿上、臀部、脚趾,护士的手摩挲而过,真的舒服,她们帮我整理好之后,给 我带上胸罩,呵呵,我好象要出嫁一样!
 
    护士又帮我穿上衬裙,最后问我,喜欢什么样的裙子,我说还是黑色连衣裙 吧!护士建议我试试暗紫色的晚装,我欣然同意。于是一袭紧身的拖地长裙便成 了我处女作的包装!护士帮我洗了一下脸,居然没有掉装,德国货就是不一样! 我就这样出现在一脸惊愕的青儿面前,穆勒也瞠目结舌,不过穆勒毕竟是老大, 很快就恢复镇定:“很好,朋友们,真实天赐尤物,真的难以置信,不过发色最 好有一点栗色,那样就更出色了!哈哈……不过,我听说您近视,这其实很好, 我们有兰色的隐形眼镜,真是巧啊~ !哈哈哈哈……”青儿也有一点激动,不过 她似乎还不放心:“你行吗?”“我……试试吧!”她显然不习惯我女子的声音, 穆勒说:“这真的是一次冒险,对方有经验丰富的保镖和打手,内部有监视系统, 我的人已经失败很多次了,这次一定可以。当然,安先生得迟一点去,因为您必 须在这里进行两周的特种兵训练,主要是射击和格斗,还有一点反侦察的科目, 当然,您还得学习女士的礼仪与习惯,委屈您啦!”
 
    我只想休息一下,青儿就陪我,在房间里休息,晚饭我实在吃不了多少,因 为束身衣的缘故,青儿吃过饭就离开了,她和戴律师及德方律师团进行联系,准 备起程。
 
    我被留在别墅里,一个老修女负责教授礼仪,我得整天穿着束身束脚的长裙 和高跟鞋在别墅和花园里练习,格斗和射击我比较喜欢,但是因为进步快,他们 竟压缩了课时,将礼仪课加长,ich 服了Sie !
 
    两个星期不要指望有质的飞跃,不过我进步是显而易见的,总之我要出发了, 老头子给我准备了一个旅行箱,说里面是我需要的东西,很多,总之用的着,我 现在的身份是:安妮* 杰西卡,1976年10月4 日出生,德籍华裔,毕业于慕尼黑
 大学艺术历史系,在法兰克福地方博物馆从事研究工作。好我出发了,在我的家 乡,我要用武力和智慧来讨回我所失去的,来讨回公道!……(未完待续……) 
    随着飞机的轰鸣,我回到了我的家乡,出了大厅就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子手里 拿着牌子,上面写着我的化名,无疑,他就是汉斯。汉斯是个漂亮的男人,是那 种典型的日尔曼人,高高的个子足有185厘米,比我高出一截,体面的西装掩 盖不了身上结实的肌肉,深凹的眼睛显示出深邃与机敏。“您好,安妮小姐。我 是汉斯,我想您已经知道我了。我们先到公司,再到酒店去!”我点点头,老实 说,如果自己是女人的话,一定会立刻爱上他的。
 
    他是自己开车的,一路上我们一直在谈话,他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他也对老 头子的改造感为叹止。从谈话中,我得知他原来是在特种部队服役的,后来屡屡 违反军纪,被开除了,穆勒便招至麾下,送他去以色列特训,并且作为自己的王 牌保镖,这次因为前面的失败,才派出他的。
 
    我们到了公司之后,他拿出伪造的 一些证件,和我一起乘出租车到了酒店。 酒店已经不是原来的酒店了,物是人非,现在酒店被改名为富豪酒店,内部已经 从新装潢过了,我们登记过之后,来到了1010号房间,这里是专门为新婚夫 妇准备的。
 
    进入房间之后,我们开始准备工作。我首先打开老头子给我准备的箱子,里 面除了一些女式衣物之外好象没有什么,但是,我发现箱子有夹层,正当我准备 打开夹层的时候,汉斯从背后抱住我,并且用德语轻声说:“别动,这里有监视 器,还有窃听设备!”我只有假戏真做,反过身,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将脸贴在 他耳朵边同样用德语说:“在哪里?”“梳妆台的镜子,窃听器是镜框左边第2 个螺丝!”“我们先出去吃饭,想想办法……”“Ja!”
 
    于是我们简单收拾一下,我还在镜子前补装,然后一起出去吃饭。
 
    我们商量了一下,只有用东西遮住,或者盖住镜子,窃听器不能处理,否则 反而会引起注意。今晚回去就休息,明天白天到公司,下午在酒店踩点,晚上进 行第一次行动。
 
    吃过饭,我买了一些衣服和化装品,一个大纸袋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遮盖镜子 的好东西。
 
    进了房间,我随手将纸袋房在梳妆台上,从中拿出一条黑色真丝长裙试穿起 来。我发现除了镜子之外在沙发后面的花盆里似乎还有什么闪了一下,无疑,那 里还有镜头之类的,汉斯似乎也看到了,可是也没有办法,不过他到底是特种兵, 很快就有了注意,他说:“你最好去洗个澡,不早了,明天还要出去呢!”我立 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把长裙脱下,随手搭在在沙发扶手上!哈哈,搞定!我很快 洗了澡,穿上汉斯为我买的长睡裙,象一个真正的女人一样,上了欧式大床,汉 斯也洗了澡,他也毫不犹豫的钻进我的被子。我正要奇怪,他居然搂住我,要我 发出性爱的呻吟。我很难办。我想起老头子箱子的夹层,我便提醒他还要看看。 
    我们一起打开夹层,里面有一套特制的紧身夜行衣,只有拳头大,说明书说 要在洗澡时用水泡一下,穿上后有遥控器可以帮助调节各部位的松紧,特别是腹 部和臀部,可以代替腹带等不必要的服饰,表面可以防刀刺,还可以象变色龙一 样随周围的色调变色。还有绳索,也是要泡一下才能变成真正的长度,大约可以 有50米吧,这样的绳子有好几根,还有一把大号匕首和我喜欢的袖箭,鬼知道 怎么骗过安检的!还有一部CDMA手机,可以和总部联系,还有雪地靴,也是 有各总功能,还有一个小录音机和两盒磁带,其中一和已经录了一些东西,我打 开一看,立刻笑了,原来老头子想到了新婚夫妇到新环境的第一夜,怎么会没有 房事呢!磁带里录下了一点“音乐”,可以帮助我们蒙混过关。于是,我们打开 录音机,里面传来作爱的各种声音,我们也安心睡了。
 
    可是,在那样的声音里怎么可以睡呢?我感觉我的JJ在勃起,但是假阴在 束缚,好象还……渐渐我感觉我的JJ进入了……原来老头子的东西真不少,那 玩意里面有高分子材料的智能泡沫,在勃起的时候就紧紧裹住JJ,直到泄了为 止。汉斯就难过了,他只有套上套套自己解决,在他泻的时候他发出一声低沉可 怕的声音:“真他妈想强奸你!”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残阳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