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荷花嫂七诱田三郎
荷花嫂七诱田三郎
          《荷花嫂七诱田三郎》之荷花嫂篇
 
 
  古镛镇主要是由石头堆成的,这是我刚到这个小镇时的第一个印象。这个印 象说不上是好还是坏,就像我对我丈夫的印象一样,也是说不上是好还是坏。 
  我丈夫是一个留着短须的中年男人,身上干干净净的,有一些发福。他托人 从千里之外,花了三头驴的价钱将我买了过来,由此我就由海岸边的一个姑娘变 成了他老婆。
 
  我对做别人老婆早有心理准备,并且跃跃欲试,但是到这么远的地方做人老 婆却始料未及,超乎了我的想象。因此刚到这里时我有一点心慌,有一些茫然。 太阳一照过来,我的眼睛就不自觉地眯了起来,我眯眼的样子是不是很好看,我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丈夫当街就发情了,结果悄悄伸了一只手到我的屁股后面。 
  当时周围环境是这样的。天很蓝,太阳很好,我骑在毛驴上,毛驴被我丈夫 牵着,我丈夫走在古镛镇的石头街上,随着「得得」的驴蹄声响,我在驴背上的 身子一跃一跃,几缕乱发掉了下来,遮住了我的眼睛,我于是抬起头,撩开了乱 发,这时对面的阳光直射进我眼睛,我就眯了眯眼。然后我丈夫的手就放到了我 屁股后面,在别人眼里好像是伸了一只手来扶我。
 
  街上的人都看过来,不知是看我还是看我丈夫伸到我后面的手,总之我很不 自在,于是就挪了挪屁股,结果我丈夫的手被压在了我屁股下面。这个情形更加 要命,因为那地方从来没被男人摸过,甚至我自己也很少去碰,十分的敏感。我 不知道成了别人老婆后,是不是他爱将手放在哪儿就放哪儿,因为那些器官虽然 长在我身上,其实所有权却是属于他的。当然,有一只手垫在下面其实很舒服, 所以我拿不定主意是要害羞呢,还是愤怒,或者是装着不知道。
 
  当时我丈夫的样子很得意,一边不住地跟人打招呼,一边时不时瞟我两眼。 他的手就在我下面,一点也没有拿开的意思。而我也不好提醒他:「喂!你的手 放错地方了,这样很不好。」所以那只手就一直那样呆着。如果压疼了也应该不 是我的过错。
 
  实际上我当时还有别的心思。因为我是我丈夫的第二任妻子,他并没有敲锣 打鼓,搞一堆人抬轿子来迎娶我。只简简单单用一头毛驴就把我牵向了家门。这 跟我想象中的出嫁很有一点不同,所以我有一丝失落的情绪。现在他的手又放得 不对,于是我就更加忧伤了。
 
  虽然有一点忧伤,不过滋味却有些特别,估计是其他出嫁的姑娘所没有。也 可算得上独一无二、与众不同,所以我暗下又盘算自己是不是应该表现得稍微高 兴一点。这时我丈夫的手在下面动了一下,好像替我挠了挠痒痒。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我下面很痒的,总之,这样很好,很及时,非常的舒 服,由此可以证明他是个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的男人。
 
  当时他的手是这样的:五指向上,先用最长的一两根探了探方位,然后五根 手指齐动,准确地挠了挠我小便的地方,最后又五指并拢,捏了一把,动作非常 之下流。
 
  虽然他很下流,但因为他是我丈夫,获得了下流的权利。我也就不好做什么 表示,只是忍不住向一个路过的青年男子皱了皱眉头。那个男子非常惊讶,也非 常惶恐,目光一直追着我看,好像要弄清我对他皱眉的原因,当然,由于皱眉的 原因比较复杂,难以启齿,所以我没有向他作出解释。直到我后来知道他的名字 叫田三郎。
 
  我第一次看到田三郎的时候,他穿着青色袍子,一脸的菜色,明显营养不良 的样子,这让我感觉比较亲切,因为我弟弟也是一脸菜色,营养不良。
 
  田三郎走路的时候心不在焉,宽衣服无力地拖垂着,好像死了老娘的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猜错了,他老娘并没有死,只是他老爹死了。这很好,有娘的 孩子就有人疼,有爹就不一定了,说不定将来还要扒灰跟儿子抢老婆,就像我公 公一样。
 
  田三郎虽然是一脸菜色,并且样子像死了老娘,但他的眼神很特别,忧心忡 忡,这让女人很心动。当时因为我的下面被我丈夫抓得很痒,所以没有过多留意 田三郎的其他细节,但他的眼神却被我记住了。所以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一 下就认出他来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我丈夫用一头毛驴将我驮回家。来不及请我吃饭,就把我带到房间,扯 我的裤带。关于这一点,我至今耿耿于怀,女人的第一次是很重要的,饿着肚子 性交尤其不舒服,也没有力气,想表示快感喊得也不带劲。为此我奉劝各位,带 女人上床,至少要填饱她的肚子,哪怕仅仅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
 
  我不知道我丈夫当时有没有吃过饭,但他的肚皮看上去的确比较鼓,像是吃 过饭的样子。他脱掉裤子后,鼓鼓的肚皮下面,露出一小截乌龟脑袋般的东西, 在一丛乱蓬蓬黑毛里显得很可笑,当他迫不及待将我推倒在床上的时候,那根东 西晃了晃,头部乱点,一个人冲你点一下头表示打招呼,点很多次头意味作什么 呢?所以我当时有些不知所措。腰部虽然躺着,头部却竭力保持站立时的姿势, 因此对他下面看得很清楚。
 
  他下面那根东西像根塑料皮管,很有弹性,只是黑了一点。而我的大腿是非 常白的,很嫩,他那根东西对我的大腿非常向往,竭力表示亲近,有几下无耻地 靠上来,戳戳点点,挨挨擦擦,流出些粘液,涂在了我腿上。
 
  我刚才说过,我丈夫的肚皮比较鼓,因此做什么事的时候都显得很笨拙,没 两下就气喘吁吁,累得不行,最后他索性躺在床上,像一只四脚朝天的青蛙,肚 皮一鼓一鼓,只不过多了根竖起的黑皮管。然后他拉着我的手,示意我骑上去。 
  由于我骑驴走了一千多里路,早就已经习惯了骑驴的姿势,所以骑上去并不 困难,并且姿势恰好正确,也就是说,我骑上去的时候,两腿自然向两旁撇开, 中间稳稳地坐在驴背上,哦,现在换上了我丈夫的肚皮。
 
  老实说我丈夫比驴要强一些,因为驴背很硬,脊梁骨还会滚动。硌得人不舒 服。而我丈夫的肚皮很软,肉很丰厚,皮肤比驴光滑,还有些凉凉的,如果说我 将来的工作主要就是骑他,那么我会说:「我愿意。」
 
  但是坐上去之后,我发现有些不妥之处。不妥之处在于我丈夫呲牙咧嘴,好 像承受不住的模样。我赶紧就想站起身,他喘了口气,把我往下边推了一点,这 时我就坐到了他的皮管上。我腿间的黑毛和他腿间的黑毛就混杂在一起了。根据 触感判断,他的毛比我的要粗,并且硬,有些毛扎扎的感觉。
 
  他的那根皮管被我压住之后,好像很痛,又好像很舒服。因为他脸上的表情 是咬着牙笑,笑出来的声音带点颤抖。这时候我又皱了皱眉,那根皮管太硬了, 而我压在它上面的肉很娇嫩,有些吃亏。
 
  我丈夫一边喘气一边将我推起来些,我很不情愿老换位置,但没办法,我出 嫁前娘再三交代以后什么都得听他的,所以还是根据他的意思将屁股抬高了些。 
  我将屁股抬高的时候,他的皮管趁机弹了起来。他就用手将皮管扶住,对准 我小便的地方,叫我坐下去。这个样子叫人怎么坐?难道他的皮管还能将我撑起 来?我有些不相信,就坐了一下试试。结果那根皮管戳得我很痛,我急忙挣扎着 要起来。我丈夫的手却将我的屁股牢牢抱住,不让乱动。随后一股撕裂的涨痛来 自我的两腿之间。
 
  火辣辣的感觉停在腿间。我痛得几乎要哭,而我丈夫抬头看了看,却露出满 意的笑容。我顺着他的目光一看,不得了,流血了,血水在他腿间乱爬,我连忙 要挣扎起来,却被他压了下去。后来就是这样,每次我要爬起来,他就把我压下 去,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当然,后来我也渐渐明白,这个样子原来叫「性交」。按我们大宋流行的说 法是「行房」,我那读过几年书的侄儿骗我说是「行周公之礼」。而我公公严肃 地告诉我这是「传宗接代」。总之不管叫什么,他们统统都把皮管插进我小便的 地方,来来去去,不亦乐乎。
 
  我嫁过来一年后,没有生孩子。镇里的人都说我变漂亮了。我自己感觉呢, 也就是脸儿红润了些,奶子沉了些,身子软了些。但有些事情的确古怪,比如说 吧,我丈夫的小侄儿以前看我时偷偷摸摸的,现在目光变得直直的了。而我公公 以前看我时目光直直的,现在却变得偷偷摸摸的了。
 
  我丈夫并不介意我生不生孩子,我公公却很在乎。有一天,我公公把我叫到 他房里,郑重其事地问我为什么不生孩子。关于生不生孩子的问题我实在答不上 来,所以就有些害怕。我公公叫我转过身去,我只好转过身,脸恰好朝着窗户, 一缕阳光直射过来,我不知不觉中又眯了眯眼睛,这时我公公的手就放到了我屁 股后面。
 
  我当时考虑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一眯眼睛就有人把手放到我屁股后面。后来 我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关于我眯眼之后我丈夫和我公公将手放到我屁股后面这件 事,中间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的。
 
  我丈夫是在大街上光明正大地摸我屁股,而我公公是在他房间里偷偷摸摸的 进行。我丈夫比较粗鲁,而我公公比较胆怯。我丈夫直接就抓摸我小便的地方, 而我公公试探地在屁股周围转了一大圈,才到了中间的部位。我丈夫摸过之后很 得意,我公公摸过之后气喘吁吁。我丈夫摸我的时候,我两腿间汗粘粘的,我公 公摸我的时候,我两腿间湿乎乎的。
 
  我公公摸过屁股之后,就对我说的一通「传宗接代」之类的大道理,然后就 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自己也掏出了皮管。我回头看了一下,我的屁股很白,肥 嫩嫩的,心中犹豫要不要把这么好的屁股让我公公去做传宗接代的事情。但我娘 对我说过,出嫁之后,不仅要听丈夫的话,公公的话也得听。所以我就让屁股亮 在那儿了。
 
  过了好一会,我发觉后面很痒,又回头看了一次,我公公蹲在后面,两手扒 开我的股缝仔细地瞧,同时又用长胡须在那里一拱一拱,是长胡须把我弄得痒痒 的。
 
  我公公蹲着的时候,两腿间的皮管摇头晃脑,比我丈夫的要长很多,看起来 很有学问。就像我公公的胡须,也是很有学问的样子。我公公充满学问的胡须被 我腿间流出来的水打湿以后,站了起来。两只手从衣襟下伸进我胸脯,抓住了我 的奶子,那根皮管经验老到,不用人指点,在我腿间最娇嫩的地方挨挨擦擦,弄 出我更多的水来。
 
  我说过当时阳光从窗户里直射进来,所以时间应该是在午后,院子里的狗追 得鸡鸭乱跑,好像很热闹的样子,看得我走了神。这个时候,我公公的皮管突然 冲了进来,顶到了我丈夫从没去过的地方。我的上身就被他压倒在书桌上,屁股 翘着,我公公在后面喘吁吁的弄。当时我的脸颊贴在桌面上,老看不清堆在旁边 的书名叫什么,这个疑团一直保持到我公公将我的身子掰起来,转到仰躺着的姿 势,我抽空看了一下,叫《二十四孝经》。那几个字是我嫁过来之后认识的。 
  我问公公书里写了些什么,我公公笑了一下。说里面写的是儿媳妇侍候公公 的二十四种姿势。做到了,才算孝顺。我心里很惭愧,那天我只侍候了公公三种 姿势,远远达不到孝顺的程度。
 
  事情就是这样,我和我公公在进行传宗接代的这个重要工作的接触过程中产 生了一点爱情。后来又诞生了爱情的结晶—我的小女儿。我小女儿生下来之后, 我公公一点也不骄傲自满,继续进行传宗接代的活儿,因为操劳过度,有一天突 然翘了辫子。在这一点上,他可以称得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让人十分敬佩。 
  相比之下,我丈夫就比较偷懒,虽然行房的次数一点也不少,但大多时候自 己懒懒的躺在那里,不爱动弹,叫我忙上忙下。行房姿势也很少有创意,与我公 公比起来,让人不得不有虎父犬子之叹。
 
  我在这个家中虽然丰衣足食,吃穿不愁,但非常的缺乏安全感。洗衣服的时 候有人盯屁股,洗澡的时候有人偷看,行房的时候也免不了有人偷听。走路不小 心,就会被蹭到奶子。这些都是那刚长毛的侄儿干的。
 
  因为我这个侄儿品性非常下流,作为婶子我觉得很有教育他的必要。但是大 道理我知道实在不多,从我公公那儿学来的传宗接代的理论似乎又用不上,这就 让我很苦恼。比如有一次我正在洗被套,听到身后好像有只小狗在喘气,回头一 看,我侄儿在那里飞快地套弄皮管,看见我回头他赶紧把皮管藏进裤子里面。我 心想,这可不好,万一把皮管套破了怎么办?
 
  可是我当时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过头就继续洗东西。我之所以没跟侄儿讨论 皮管会不会破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我和他母亲关系不是很好。皮管是他家的,不 是我家的,我如果横加干涉可能会引起一些麻烦。
 
  因为没教育好那根皮管,结果我丈夫死后,那根皮管很不安分,在守灵的一 天,终于插进了我的体内。
 
  当时是这样的。守灵守到第十天,人越来越少,走得也越来越早。其实大多 数人都是来我家吃一餐免费的饭,悄悄议论一阵我越来越丰翘的臀部与我丈夫去 世之间的关系,磨蹭一会,就走了。而我那个品行不端的侄儿在守灵期间却表现 良好,每次坚持到最后,人散灯稀,都不肯回去。我看在眼里,又是高兴,又是 感动。终于在第十天晚上,为了表示慰劳,我热了一碗点心,送到大厅去喂他。 
  这样做是很危险的,我后来才意识到,大厅上空无一人,我将点心送过去的 时候,实际上同时把自己也送上前了,这就很危险。至于我后来怎么糊里糊涂变 成了一块点心,喂饱我如饥似渴的侄儿,我记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我的奶子有 些日子没被人挤呀抓的,涨痒得要命,本来打算送完点心后,自己回屋好好抓挤 一番的。结果不知怎么被我侄儿看出来了,就伸出手来抓我的奶子。
 
  当时我的奶子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松松软软,昏昏欲睡,藏在衣下,有点 懒洋洋的。突然被抓之后,它非常不适应,而且也很痛,吃惊加上愤怒,就又跑 又跳,一会儿索性站起来,将衣裳都快撑裂了,所谓怒发冲冠,不过如此。 
  而我的侄儿智商比较低,以为我奶子站起来是由于兴奋,结果他自己也跟着 兴奋起来了。下边一根皮管擦在我腿侧,激动地弹跳,像跳迪斯科的样子。老实 说,对于会跳迪斯科的皮管,我一向是比较有好感的。我公公那根就很少跳过, 而我丈夫那根从来就不会跳,突然发现一只会跳迪斯科的皮管,那种兴奋就跟大 街上遇见你仰慕已久的色文作家一样,无可比拟,会让裤裆湿透。
 
  当时我的裤裆就湿透了。而每个湿透的裤裆都应该把它脱下来,我侄儿就那 么做了。这样做的结果是:我的肉洞与我侄儿的皮管赤裸相见,并且有些黑毛作 见证。大家都知道,肉洞没有保护和皮管没有约束,任何一样都是非常危险的事 情,两种情况同时发生,除了皮管阳痿外,只有一个结局――那便是皮管进了肉 洞。我可以非常遗憾的说,我和我侄儿当时未能例外,这跟贞洁与否没有关系。 
  我非常清楚地记得,我侄儿的皮管质量上乘,不愧是大宋国货,世界一流。 无论是长度、粗度、硬度还是活跃程度,各项指标均十分令人满意。所以我没有 什么可以指责我侄儿的地方,连想找个借口都十分困难。我和我侄儿保持性交关 系,实在与贞洁无关。
 
  后来有人说我对田三郎的皮管感兴趣,并三番五次(有人说是七次)的引诱 他,这没有实在根据。田三郎的皮管我不是没见过,虽然比较文雅有趣,整洁卫 生,但比起我侄儿的皮管来,实用程度颇为不如。我为什么要舍此就彼?没有理 论根据。我和田三郎虽然有过短暂的亲密接触,但谁诱惑谁很难说清。
 
  有人说我曾将屁股翘在田三郎面前,晃来晃去。这非常可笑,一个人弯下腰 来,屁股必定就会上翘,如果不晃动,那你试一试,保持僵立是很困难的。换句 话来说,非礼勿视,你田三郎完全可以将眼睛闭上啊。
 
  关于我穿性感肚兜,并半解衣裳来诱惑田三郎一节,就更为可笑了。穿什么 肚兜完全是个人自由,而一个人解开自己衣裳有许多理由,比如天气太热,比如 奶子发涨,比如自己胸脯曲线很美,比如想让你喜欢的人看一看等等。只要不是 去解别人的衣裳,就不能说有错。
 
  好了,我不会就此争辩更多,听说田三郎打算写一篇《荷花嫂七诱田三郎》 的文章参加风月的征文,那是他的自由,我在此只能奉劝田三郎几句:一、请勿 夸张事实(比如将五次写成七次)。二、请勿丑化攻击别人(比如将我的胸围缩 小)。三、请勿参杂政治因素(比如说我将古镛镇的风气搞坏,连田三郎母亲也 因此开始在街头跳艳舞之类)。谢谢各位!
 
[ 本帖最后由 beike0315 于  编辑 ]